-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宗谱宗祠 宗亲艺苑 传奇故事 亲情回放 文商溯源 联谊广场 联系我们
联谊广场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重庆市
河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海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内蒙古自治区
广西壮族自治区
西藏自治区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香港特别行政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台湾省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宗亲艺苑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宗亲艺苑 >> 浏览文章
傅合远:书法艺术是汉字的诗意表达
作者:刘梅婷 日期:2014年10月20日 来源:鲁网 浏览:

      

                                    傅合远在练习书法

   

                                              二十四品之悲慨

  鲁网10月20日讯(记者 刘梅婷)如果要在国内学术界找到书法艺术的理论专家,不仅是一件困难的事,而且真正的研究者也是寥若晨星。在这为数不多的学者中,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山东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所长、山东大学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傅合远当是其中的佼佼者——不仅因为他是书法艺术的理论家,更是其践行者。

  牛棚里的练习

  “若说起来,我也是出身书香世家。我父亲、祖父的书法都很好。”采访一开始,傅合远开门见山地说。少时生长在齐河的傅合远,甫一上学便有了书法课。由于家学的耳濡目染,傅合远在书法上的造诣始终要比同班同学高不少。“书法课的老师批改我们的作业时,对于某个字的某部分写得好的,就画上一个红圈表示肯定,如果整个字写得好,那就画一个大圈把字包起来。所以每次拿到批改的作业,我和同学们总是数谁得的红圈多,而我总是会更多一些。”傅合远说着,显得有些自豪。

  字写得好,老师表扬,父亲和祖父也很高兴,这给年少的傅合远以莫大的鼓励。“那个时候也没见过什么碑帖,就觉得我父亲、祖父以及书法课的王老师挺好,就模仿他们的字。大人越是夸,我越是努力地写。”傅合远说。

  为了获得表扬,傅合远得空就苦练书法,即便天寒地冻也不间断。“那时候没有暖气,农村的冬天特别冷,我的手冻得肿起来和小馒头似的,墨都结了冰。”傅合远说。为了练习书法,年幼的傅合远拿着文具,来到生产队的牛棚里继续写。“牛棚里都是牛、驴、骡子这些大牲口,它们呼出的气很暖和,牛棚也比我家里温度高一些。至少笔墨不结冰了。”

  刻苦练习的结果是,还上小学的傅合远就已经担负起为整村乡亲写过年时的春联的重任。“那时候我才8、9岁的样子。”傅合远回忆道,“其实也不是专门送来让我写春联,更多地是让我父亲写,但他总是会鼓励我,让我多写点儿。”

  从6岁上小学开始到如今,傅合远联系书法已经超过了半个世纪,当日本友人听说之后,无不惊诧异常。

  往来皆鸿儒

  上初中之后,书法课没了。一直到高中开始写大字报之前,傅合远也没有正式拜过老师,临的最多的帖还是柳体。作为工农兵学员进入山东大学学习之后,傅合远的书法自觉性才进入了提高的阶段。“当时我上的是山大的写作专业,也就是中文专业。我的老师中有很多知名教授,比如蒋维崧先生等,他们都是一流的专家学者,同时也是书法大家。”傅合远说。


  毕业留校之后,傅合远被安排在了研究生处工作。“我的同时前辈中也有不少山东的书法名家,这给了我很多学习提高的机会。”傅合远说,从那时开始,他遍临众多名家名帖。“我从楷书学起,柳公权、赵孟頫、颜真卿和王羲之的我都临过,有的名帖我临过的次数都能超过百遍。但写得越多我越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写大字,而不是小楷之类的。”

  谈起与蒋维崧先生的忘年之交,傅合远感叹其艺术造诣与人品都非常的好。“蒋先生的字写得非常好,但他几乎从不卖自己的字,他就是喜欢书法艺术。直到先生去世之前,他还在琢磨最近写了什么新帖,又有了什么样的心得与变化,这不正说明了他是真正地在探讨艺术吗?”傅合远说。

  由于这么多前辈高人的熏陶,加上工农兵学员身份的天然不足,傅合远在山大留校后不久便选择考取研究生,拜在我国和谐美学奠基人周来祥先生门下。“我考美学专业,首先就是想弄懂书法的美是什么。后来我才知道,国内研究书法理论的人还真不多。”傅合远说。后来,傅合远的硕士毕业论文《宋代书法美学思想的“尚意”特征》被多家学术期刊、甚至《新华文摘》进行了转载,他由此而声名鹊起。

  《二十四诗品》

  在傅合远看来,书法不是一种单纯的技术性的东西。他说:“书法的本质不是写字,而是用书法这种本体,创造一种美的形式。而这种形式,也是必须有精神的力量贯穿在里面的。”但可惜的是,很少有人像傅合远一样去认识书法。“所以现在的书法很繁荣,却很少有大家风范的东西,症结就在这里,而不是他们不用功和勤奋。”傅合远说。

  就拿傅合远得意的《二十四诗品》书法来说,他就下了一番很大的功夫。“我是搞文艺理论的,而《二十四诗品》是探讨诗歌理论的,所以我也经常看。有一天我就觉得,能不能把诗品用书法的形式写下来?”傅合远说。说干就干,他找来24张纸,用了半天时间,把这24种‘诗品’的原文全部写了一遍,只感觉“畅快淋漓”。“写完之后,我看着写得有些字还是不错的。但是24张纸连起来看,我就觉得不满了——因为每一幅看起来都大同小异,完全没有出书法的创作技巧。而这不是艺术创作的本质化的东西,我觉得这不应该。”傅合远说。

  《二十四诗品》有人说是24种风格,但傅合远认为,书中说的应该是24种审美趋向、表现境界。想到此,傅合远试探着根据这些“品”的审美趋向不同而去创作。第一次写得《二十四诗品》于是就放下了。

  等到再次创作,傅合远写了整整3个月。“你比如书中提到的旷达、雄浑、超诣,这些审美情趣比较相近,写的话就会有点难区别。有时候觉得理解到位了,但是写出来的结果自己却并不满意。所以,这样一来,有的我可能一个月都写不出来;但灵感来了,也可能一挥而就。”傅合远说。

  像极古人并非褒扬

  “虽然我个人最熟练的是楷书,但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更愿意拿出我的行书作品来向人展示。因为我觉得写楷书就是一个练习书法的过程。”傅合远告诉记者。

  傅合远的行书是从“二王”处学来的,相比较《兰亭集序》,他更愿意临《圣教序》,“因为号称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字写得太自然,太神气,你的气息达不到,学起来非常难。必须有了比较好的功底之后才可以学。”

  书法是个大系统,虽然“二王”如高山仰止,但并非只有他们。“不能老学二王,像米芾、黄庭坚我学得时间比较长。”傅合远说,“虽然每一种字体不一样,但其实都是属于书法这个大家族中的,它们是相通的。学行书不兼隶,就不够丰厚;学楷书不兼草,则过于呆板。我的书法道路一定是兼通的,一定要学了草书,我才能从汉字的变化中发现它的机制。在各个字体于我心中打通之后,我会根据自己的学养、审美、境界,写出自己的风格,那种风格是即能接受传统,又不拘泥传统的东西。”

  作为一名艺术家,傅合远认为他永远不会想重复自己、重复古人。“当我创作一幅书法作品后,人家一看说这就是哪位古人的字,实在太像了——这不一定是褒扬,很可能是批评。”傅合远说。

  谈起书法的本质,傅合远说:“书法艺术是汉字的诗意表达,它不是文字的附庸。而书法之所以成熟,成为一种艺术样式,就在于它的表现形式,它有自己独特的表现力。你比如同样是王羲之的字,《兰亭集序》写得时候,他和朋友们一起唱和喝酒,多开心,写出来的字肯定跟《丧乱帖》中的表达出内心撕裂的情感的字是不一样的。而若这么说来,《丧乱帖》的情感表现力其实应在《兰亭集序》之上。”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亲情回放 | 联系我们 | 公众微信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