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宗谱宗祠 宗亲艺苑 传奇故事 亲情回放 文商溯源 联谊广场 联系我们
联谊广场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重庆市
河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海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内蒙古自治区
广西壮族自治区
西藏自治区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香港特别行政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台湾省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宗亲艺苑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宗亲艺苑 >> 浏览文章
傅抱石女儿出书忆父亲:抗战时曾做郭沫若秘书(图)
作者:陈梦溪 日期:2014年09月11日 来源:中国网新闻中心 浏览:
    
   

          六十年代初在南京家里傅抱石和儿女在客厅看画


         
   
          作者17岁时在学习画画

  “父亲画桌旁的书架上,长年贴着一条长长的单子,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人名,这都是父亲欠的‘画债’。”
  “母亲常说父亲一生不串门子,不扯闲话,就连一年一次的春节拜年也是决不去的,不管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
  傅抱石女儿傅益璇今年七月出版新书《傅家记事》,回忆了父亲的创作经历,并描写了傅家一家人的故事,包括祖父辈的旧事、父母的相爱相伴、兄弟姐妹六人相处的亲情片段以及父亲去世后一家人在“文革”中拼尽全力保全父亲画作的种种艰难。
  六个儿女都当了画家
  傅抱石有六个子女,两子四女,傅益璇是二女儿。傅抱石并没有想到,在他身后,六个子女全部子承父业,成为画坛名人。
  “父亲从未想过要我们学画,继承衣钵,但内心的期望应该是毋庸置疑的。”傅益璇觉得,兄弟姐妹并没有继承父亲的天赋,但终日耳濡目染,确实受到了环境的影响。傅益璇认为大哥傅小石还算是继承了一些父亲的艺术才情,在画画上颇有些天分。
  傅家六兄妹都不拜父亲为师。傅抱石欣赏林风眠,就督促傅益璇去拜访求教,但自己并不教。傅益璇说,自己虽然从小学画,但时常“心不在焉”,直到父亲去世后才认真起来。傅益璇后悔,父亲在家摆放石膏模型,要求17岁的她开始练习素描时,自己因为贪玩没有好好练习。傅益璇曾抱怨父亲不教她画中国画,却要求她练习素描,原来是因为傅抱石从未学过素描,“画山水人物倒不觉得有欠缺,但画现代题材遇到楼房、汽车、轮船时却常常觉得不顺手,”所以希望女儿从素描学起。父女两人同时练画,一个画国画,一个画素描。
  日本留学过的傅抱石想把傅益珊送去自己学成之地学习画画,“你要是喜欢颜色,将来送你去日本学图案。”傅益珊回忆,“果然过了不久,父亲对我说,他已经和夏衍(时任文化部长)说好了,可以成行。但父亲的突然去世和接踵而来的“文化大革命”,让此事成了永不能实现的约定。
  跟着父亲去荣宝斋卖画换粮食
  抗战时期,傅抱石夫妇带着几个孩子住在重庆歌乐山金刚坡,一住就是八年,这期间,许多文化界人士都聚集在重庆,时常来傅家聚会,因傅太太烧得一手好菜。李可染、吴作人、常任侠等画家和老舍、郭沫若、曹禺等作家都是座上常客,“母亲说,只要菜一上桌,顷刻便被一扫而光,父亲就一个劲儿地喊‘快上菜!快上菜!’”
  傅益璇的叙述中,出身富家小姐的母亲下嫁给了家境贫寒的穷画家傅抱石时,确实是崇拜和爱惜对方的才华,而跟傅抱石过了几十年的苦日子。没米下锅的时候,傅抱石就拿自己的画去卖。“他好像总有办法搞点钱回来。”傅益璇蹦蹦跳跳跟着父亲去荣宝斋卖画,“那时父亲的画是几十块钱,一张四尺整张才写‘八十元’,再考虑一下,可能又改成‘六十元’,虽然钱不多,但母亲却很感到安慰,私下里对我们说:‘爸爸真能干’!”
  改变傅抱石命运的有两位亦师亦友的“贵人”,徐悲鸿和郭沫若。1930年傅抱石结识徐悲鸿,一见如故。“徐悲鸿对父亲的艺术才能大为欣赏,说服当时的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拨专款一千五百大洋供父亲赴日本留学。”而傅抱石原本接受当时入主中央美术学院的徐悲鸿的邀请,想要“北上”北京工作,但却因为徐悲鸿突然去世而遭受巨大打击,心灰意冷。而在抗战期间,傅抱石一直是郭沫若的秘书和助手,交往甚密,“直到后来所有重大的政治活动中,每逢父亲遇到无法应付的麻烦,都得到郭老的关心。父亲一生为郭老所作的画不在少数,而且都是精品。”
  父亲一生从不串门子
  傅益璇记得很清楚,1965年的9月28日下午,父亲因饮酒过多引发脑溢血猝然离世。“我从学校失魂落魄地赶回家中时,见到大门口停满了车,院子里、客厅里都挤满了人,个个都神色凝重。”让傅益璇印象最深的是父亲的葬礼上,来了许多连母亲都不认识的人。“连殡仪馆外的街上都站满了人,泣声不断。”
  这是因为,穷苦出身的父亲对于穷人有着不仅仅是“同情”那样的感情。傅益璇解释,父亲不热衷结识显贵,“母亲常说父亲一生不串门子,不扯闲话,就连一年一次的春节拜年也是决不去的,不管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连平时的亲戚往来、应酬吃饭都不敢叫他,因为傅抱石看来,这是“浪费时间的事”。
  傅抱石成名后,慕名而来的人很多,有的还“穿军装、带着警卫员,自报家门是某某将军”,而傅抱石却“极不情愿地放下画笔”。傅益璇描述:等到客人离去后,母亲督促着父亲送客人到大门口,但是等到对方一鞠躬刚直起身,准备说“再见”时,父亲已不见了踪影,弄得母亲哭笑不得,直说“还是把人给得罪了”。
  “父亲直到去世,欠的画债还没有还完。”傅益璇记得,“父亲画桌旁的书架上,长年贴着一条长长的单子,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人名,这都是父亲欠的‘画债’。”傅抱石的“债主”各式各样,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种领导、师长亲朋好友来求的不说,光为了体弱多病的大女儿傅益珊寻医问药,就到处许诺过不知道多少幅。傅益璇从未见过父亲大白天躺在床上,或无所事事地闲坐着,“他总是在画室里忙,似乎永不疲倦。”
  曾算命说只能活六十岁
  傅益璇小时候就知道,父亲爱和旧书摊的老板们,街边卖驴肉火烧的小贩们打成一片,一到晚饭后就去南京新街口一带逛旧书摊,“一去就是一两个钟头,不知疲累,旧的脏的毫不在乎,喜形于色,母亲拿他没办法,说他是‘马路巡阅使’。”傅益璇记得牵着父亲温暖的手,一路走过去,“摊主们都认识他,客气地称父亲为‘傅先生’。”
  对于母亲笃信的种种“预言”,傅益璇并不真的相信。傅抱石曾经算命,说他只能活六十岁,算完“在场的人无不吃惊,场面尴尬”。傅抱石在平安过了六十岁生日的第二年突然去世,傅益璇称母亲流泪说“不能不信呀!”
  然而傅抱石去世的第二年“文革”开始,与傅抱石一同的不少画家文人都遭受了巨大的冲击,“文人都是有骨气的,老舍和傅雷都是他的好朋友,多惨啊。傅益璇一家都觉得,如果父亲在世,那他就首当其冲了,因为他这样的性格,一定会据理力争的。”
  傅益璇记得母亲曾对自己感叹:爸爸真是聪明,知道什么时候该走。“讲起来特别迷信,每每到大灾大难的时候,父亲就会躲过。他的突然离世好像是有什么在安排着,让你赶快离开这个世界。”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亲情回放 | 联系我们 | 公众微信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