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宗谱宗祠 宗亲艺苑 传奇故事 亲情回放 文商溯源 联谊广场 联系我们
联谊广场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重庆市
河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海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内蒙古自治区
广西壮族自治区
西藏自治区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香港特别行政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台湾省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社会公益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社会公益 >> 浏览文章
傅斯年为什么没变成“芮成钢”?
作者:杨早 日期:2014年07月16日 来源:大家专栏 浏览:
    [摘要]权力的腐蚀,名位的诱惑,是从古就有的陷阱,走在路上的人,自己必须了解、当心。将一个人的成败,全归于体制,未免是在替个人卸责,而大谈人品,强寻蛛迹,又变成另一种妖魔化。

    本文作者简介:杨早,知名文化学者,作品有《野史记》等,正编《话题》系列丛书。

    大概谁看了这题目都会一怔,这哪儿跟哪儿啊。是啊,我也是旁观对芮成钢的各种热议时,突然想到的。

    芮成钢出事后,之前各种有关他的报道、段子都被翻出来,到处是对这个人的鄙夷不屑之声。有人戏言:连郭美美被抓,都有人怜香惜玉,芮成钢出事,连句好话都听不见,这是什么人品?


    据财新记者7月12日下午多方核实的消息,央视财经频道副总监李勇、知名主持人芮成钢和一名制片人,7月11日下午被检方带走。此事不亚于一个省部级高官落马,这个周末,整个舆论场都在为他沸腾

    芮成钢混成这么众叛亲离,肯定有其自身的人品问题。我也不认识芮,这方面没什么发言权。只是见到许多人都在引钱理群先生的一段话,来印证芮成钢“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普泛性:

    “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这段话流传很广,而且很切中某些教育与社会之弊:我们传授的,是各种高等知识,我们培养的,是看似优秀、实则乡愿的“精英”。窃以为,鲁迅的概括更精准:“做戏的虚无党。”唯利己,故不将任何公共价值放在眼里心上,唯精致,故通晓如何做戏,如何配合。揣着明白装糊涂,又将糊涂装扮成万分明白,到最后说不定自我催眠,入戏太深,真就信了。

    犹有可说者,是钱老师这段话,时间点不是很清晰。“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在他们大学毕业时,便已培养成型,抑或大学只是埋下了发芽的种子?这些人与权力的关系,是权力适逢其欲,还是权力本身有腐蚀性?

    媒体也好,个人也罢,甚至某些历史研究者,知人论世,都很容易有“倒放电影”的倾向。“倒放电影”即由今推往,因为这个人这件事的下场,倒推至一切的开端,找出种种蛛丝马迹,以验证“果不其然”的效应。中国人喜欢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小时偷针,大时偷金”,一切都写在金陵十二钗那本册子上,一饮一啄,莫非前定,省事得很。

    可是很多事情,都是可以两面讲的。比如芮成钢今日被带走,则他对台里人员傲慢,经常不接电话也成了罪状。如果芮是像崔永元那样离台出走,那这事也可以被解读为特立独行,不同流合污——虽说公道自在人心,但人心又隔了肚皮,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再容易不过,细事不足断其大节,历史上亦有无数教训。

    芮成钢此人,过去我从未在意,目下为什么犯事,我亦不清楚。只是看了许多的“起底”、“制造”之后,就想到了傅斯年。

    傅斯年之前在北大的事迹,我们且不说。他是“五四运动”的游行总指挥。虽然那是一场失去控制的街头运动,并非傅斯年设想的和平请愿。但傅斯年等人借助学生运动声名大噪,却是事实。1920年,上海大资本家穆藕初出资十万大洋,指定资助五位在“五四运动”中表现出众的北大学生出国留学,而且给他们的月费比一般的公费留学生要高。段锡朋、罗家伦、康白情、周炳琳、汪敬熙入选,被时人拟为1905年的“五大臣出洋”。傅斯年为什么没能与列?因为他已经考上了庚款的公费留学生,无须资助。

    无论如何,“五大臣出洋”之举动,反映出的是,与江浙财阀联手的国民党决意吸收“五四运动”的政治资源,培养学生领袖的意向。事实也是,“五大臣”归国后,除康白情外,其余四人都成了国民党的得力干将。傅斯年虽不与列,但同样被指为“吃五四饭”的一群。他回国后,也是在国民政府的教育、学术序列中,顺风顺水,30岁归国,31岁任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兼中文、历史两系主任,32岁任新成立的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所长,之后是中央研究院总干事,中央博物院筹备主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兼北大文科研究所所长。抗战胜利,傅斯年未及五十,已出任北大代理校长。1948年,54岁的傅斯年当选立法委员,同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次年兼台湾大学校长,再一年,去世。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大陆的知识界,包括不少傅斯年当年的北大同学,提到傅斯年,都是称之为“蒋家王朝的忠实走狗”。傅斯年确实一生大部分时间,都站在维护国民政府的立场,从1928年赞同清党,到1932年发表文章“拥蒋反共”,再到抗战胜利主动往北平代理北大校长。虽然傅斯年坚持不加入国民党,也不出任政府公职,但如果放在现在,一顶“自干五”的帽子是跑不掉的。

    再来看傅斯年的仇富心理、民族主义情结,也一直很浓厚。五四之前,他就在《新潮》上发议论,说“凡是坐汽车的,都该枪毙”,五四运动中,学生动辄将街上的汽车掀翻,因为里面坐的“不是阔人便是官僚”,未尝不是受傅这种说法的鼓励。北伐胜利后,傅斯年在蔡元培家吃饭,喝醉了酒,放言道:“我们国家整理好了,不特要灭了日本小鬼,就是西洋鬼子,也要把他赶出苏伊士运河以西,自北冰洋至南冰洋,除印度、波斯、土耳其以外,都要‘郡县之’。”这话太狂了,立刻遭到蔡元培的喝斥。

    如果傅斯年持身不正,身败名裂,我们也来“起底傅斯年”,这些事例,都可以成为他如何如何心理阴暗,如何如何身为最优秀的中国留学生,却反过来仇视西方文明的罪证。事实上,中国学界一直有人咒骂傅斯年“只手遮天,刚愎自用”,王世襄求职,被他厉拒,理由是教会学校(燕京大学)的毕业生不配入史语所;代理北大校长,将沦陷区任教的教师与沦陷时期考上北大的学生一概称为“伪教授”、“伪学生”,一概不予留用,引起多少人的反感与抗议!比如“伪教授”容庚大声抗议将政府放弃领土的罪过转嫁到留守的北大师生身上,“伪学生”邓云乡则更委屈:谁让我正好生在沦陷区,正好赶在沦陷时期成年?难道我非得千里走单骑,偷渡到昆明去考北大?

    傅斯年言行都有极端的一面,殆无疑义。但傅斯年终究不失为一位现代史上的学术巨匠,自有其道理在。在政治上,他始终能保持独立的身份与立场,先攻孔祥熙,再攻宋子文,有人说是“亲痛仇快”,意思是帮了共产党的忙,但恰恰是傅斯年“不党”的典型表现。比较脍炙人口的轶事是:傅斯年炮轰孔祥熙之后,蒋介石亲自请他吃饭。蒋介石问:“你信任我吗?”傅斯年答:“我绝对信任。”蒋介石说:“你既然信任我,那么就应该信任我所任用的人。”傅斯年立刻说:“委员长我是信任的,至于说因为信任你也就该信任你所任用的人,那么,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不能这样说。”

    学术上就不细说了,胡适评傅斯年“他能做最细密的绣花针功夫,他又有最大胆的大刀阔斧本领。他是最能做学问的学人,同时又是最能办事,最有组织才干的天生领袖人物”。我这里想说的是,傅斯年善于为史语所,为中研院,后来又为台湾大学争地位、争经费、争权利是出了名的,但是这一切的“争”,傅斯年都是出于堂堂之师,不是靠拉关系、聚人脉、谄领导实现的。究其实,傅是为公不为私。他当台大校长,学生闹事,傅自己学生领袖出身,如何处理,很容易受人讥弹。而傅一方面赞同政府“整顿学风,依法办理”,一方面强调军警未经校长批准,不得入校园捕人,甚至对台湾警总司令放话:“若有学生流血,我要跟你拼命!”至今台湾大学还有傅园、傅钟,去思不绝。


    写了这么长一篇,要说的无非是:当傅斯年等人经“五四”成大名,出洋留学时,认为他们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讽嘲也同样存在,归国后,他们确实也享受到了同龄人没有的竭力栽培与政治资源。但即使如此,每个人仍然可以在自己的价值体系内,做出自己的选择。同样是从事教育文化,罗家伦的独立性就比傅斯年差得远,更不用说当年学生自治会的“段总理”段锡朋了。

    权力的腐蚀,名位的诱惑,是从古就有的陷阱,走在路上的人,自己必须了解、当心。将一个人的成败,全归于体制,未免是在替个人卸责,而大谈人品,强寻蛛迹,又变成另一种妖魔化。

    这里已经不只在谈芮成钢,你懂的。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亲情回放 | 联系我们 | 公众微信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