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宗谱宗祠 宗亲艺苑 传奇故事 亲情回放 文商溯源 联谊广场 联系我们
联谊广场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重庆市
河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海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内蒙古自治区
广西壮族自治区
西藏自治区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香港特别行政区
澳门特别行政区
台湾省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社会公益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社会公益 >> 浏览文章
傅自律:让更多人知道那段历史
作者:口述:傅自律 整理:杨诗悦 日期:2019年09月18日 来源:婺城新闻网

      

傅自律:让更多人知道那段历史

2015-03-27 09:18:35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口述:傅自律 整理:杨诗悦

  傅自律今年83岁,是汤溪镇人,父亲和小叔在他儿时便因烂脚去世,剩下孤苦的母子二人吃尽苦头。2004年开始,他便自费寻访亲历过细菌战的幸存者和收集日本人的战争罪证。十几年来,他走访了13个乡镇的135个村子,找到了3500多名受害者。说起儿时的那段艰辛岁月,老人几次红了眼眶;谈起十几年来坚持的调查工作,他坚定地说:“一方面是因为我的亲身经历;另一方面,我认为这事关民族尊严,必须还原真相,让更多人铭记历史。”

  我的父亲和小叔都因染上烂脚死亡

  我叫傅自律,生于1933年。我家中原本有四个兄弟,由于家庭贫困,养不起这么多小孩,日子捉襟见肘。我的养父母是莘畈乡井下村人,在山里替地主看山。为了传宗接代,在我四岁的时候,他们就将我买回家,八岁的时候我才开始上学,生活虽然清苦,但也安乐。

  1942年,我当时九岁,日本鬼子来了,给我们带来了灾难和痛苦。我父亲家里兄弟一共七人,三个因为染上伤寒死亡,两个去当兵后便没了音讯。父亲和小叔在山上看山时不知为何染上了毒气,脚上开始一点点发红、发痒,后来便开始发烂。那时候家里穷啊,开始请了一次医生,看了之后没效果,便作罢了。他们只能自己上山挖一些草药,敷在烂脚上。我记得那时候家里都是父亲和小叔烂脚之后的臭气,他们还经常痛得直喊。我帮着母亲一起,替他们换药。可是药石无灵,那一年,父亲和小叔都因为烂脚相继去世了。一下子,家里就只剩下祖母、母亲和我三个人。祖母在去雅畈乞讨的路上死了,我和母亲饥一顿饱一顿地熬着,吃尽苦头。

  因为我们家住在山上,离村里有五里路,所以村上的情况并不清楚。后来听说村上有50多个人都染上了烂脚,大部分后来都烂死了,幸存者不过六七人。

  有的幸存者被烂脚折磨了七十多年

  过去,我并不知道细菌战调查的事,后来认识了王选,被她的精神深深感动。我自己也有了做调查的心思。一方面,我的父亲和小叔就是细菌战受害者;另一方面,我觉得这是事关民族尊严的大事,非常有必要还原真相,让更多受害者发出声音,让更多年轻人知道那段历史。2004年开始,我就自费做起了细菌战调查和日军战争罪证的收集工作。

  那时候,我就骑着一辆自行车,带着矿泉水和干粮,在十多个乡镇里转。找不到人、别人不理解被拒绝、对方年纪大了记不清……各种情况我都遇到过。每天晚上都要整理资料到深夜,虽然辛苦,但是在记录那些真相时,我的心情是激动的、悲愤的,那些血淋淋的历史,必须让大家知道。

  我在调查汤溪镇曹界村时看到,他们村的宗谱里清楚地记载着,当时村里300多户人家,在1942年到1945年期间,78%的人因为细菌战死了。有的就算没死,身体也受到很大的伤害,不能劳动,只能出去要饭。在调查中我得知,村上有一户大户人家,家里原本有14个人,其中12个人因细菌战死亡。人死了要放在祠堂里,那时候人们一天到晚将尸体抬进去,臭气熏天,到了晚上阴森森的,根本没人敢靠近。村边上的一些小山坡上,也横七竖八地躺着很多尸体,无人收尸。有的好心人路过,就在尸体上盖上一把稻草。其他村子情况也差不多,很多小孩子都因为发高烧死了。调查中,我们一般都是找八九十岁左右的老人,因为他们年纪大了,很多事情记不清楚,但他们都说,他们村上当时死掉的人比活着的人多。还有人说,曾经在傍晚三四点钟的时候看到日本人的飞机从头顶飞过,飞机一直往下喷洒着白雾。而我曾经在日本的档案馆里看到过一份材料,里面清楚地写着,要在金华西汤溪一带使用细菌武器。

  在2005年的调查中我得知,汤溪镇当时因为烂脚死掉的有500多人,近80个人当时还深受烂脚折磨。到了现在,幸存的就只剩30多个人。这些人被烂脚折磨了七十多年,把钱都花在看病上,却没有效果。有的因为烂脚不能劳动,被别人看不起,一生活在痛苦里。

  有一名老人其他事记不清谈起从日本鬼子手里逃脱的事就哭

  见证日军侵略罪证的人,都是八九十岁的老年人,有的对当时的场景记忆犹新,有的记忆已经残缺不全。我曾经接触过曹界村的一个老人,他去年八十九岁,我找到他不久,他就去世了。那时候他一说起那段历史,就不停地哭。他说,当时他们村上20多人被日本鬼子抓去破坏铁路,阻碍交通。每天日本鬼子就给他们吃两个馒头,连水都没得喝,根本使不上劲,有几个人就不干活了。结果惹火了日本鬼子,鬼子用一根绳子把他们连在一起,用火活活烧死,场面惨不忍睹。还有一对兄弟,哥哥被日本鬼子用枪打死了,弟弟不服气过去踢了一脚日本鬼子,鬼子就把他拖到营房里,浇上油烧死。

  剩下的这些人看着心里直发毛:今天死的是他们,明天或许就轮到我们了。他们就商量着,拼死都要逃出去。到了有一天晚上,等站岗的日本鬼子睡着了,他们就悄悄起身,趁着夜色逃了出去。大路上到处都有鬼子守着,他们就往山上逃,一刻都不敢停留,逃了三天三夜,终于逃出了日本鬼子的魔掌。跟我说这段历史时,老人一直在哭。

  从2004年开始,我走访了13个乡镇135个村子,找到了3500多名细菌战受害者。2005年,我还自费跟随王选到日本东京,状告日本政府。我还曾经将这些材料写成诉状,送往省高院、国家档案局,并编写了《日军细菌战调查实录》。

  这些年来,我每年都会去看望我找到的细菌战受害者,让我心痛的是,这批人每年都在减少。有些人不理解,我花这么多时间、精力到底值不值?但我可以肯定地回答他们:值!我从来没后悔调查细菌战,能为人民、为国家出一份力,这点辛苦算得了什么。我想只要我还有精力,一定会坚持调查下去,让更多人知道那段历史。

      来源:  本文最早刊发于婺城新闻网 2015年3月27日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亲情回放 | 联系我们 | 公众微信

好搜云提供云服务 COPYRIGHT © www.fsw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说圣缘傅氏文商网 苏ICP备14002915号-1
主办单位:云龙区说圣缘礼品行 统一信用代码:92320303MA1RJ3H897 地址:徐州市王陵路王陵市场综合楼三楼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 QQ:418372660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