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圣贤堂 精英传 宗亲艺苑 联谊广场 亲情回放 寻宗之旅 宗谱宗祠 资讯广告
联谊广场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云南
四川
广东
广西
福建
浙江
江苏
安徽
河南
甘肃
陕西
山西
山东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河北
江西
海南
台湾
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湖北
湖南
贵州
新疆
宁夏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亲情回放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亲情回放 >> 浏览文章
女外长傅莹:向西方讲中国人的事
作者:编辑:魏航 日期:2015年04月08日 来源:新浪 浏览:
  • “傅莹最成功的地方在于,她是在以一种西方人固有的骄傲口吻同西方人平等交流。”他说。
       “傅莹这种自信、雄辩的交流方式,不符合德国人对中国官员惯有的旧印象。在西方社会的语境里,这个采访会给读者一种‘中国赢了’的感觉。”
        “傅莹最成功的地方在于,她是在以一种西方人固有的骄傲口吻同西方人平等交流。”他说。

      在北京采访外交部副部长傅莹之后,德国《明镜》周刊记者苏珊娜·科博勒对她的个人风格“印象极深”。

      “傅莹举止雅致、专业,思想锐利。”接受《青年参考》(微博)采访时,苏珊娜说。

      在8月17日进行的这次采访中,傅莹谈到了中国航母、南海纠纷、达赖喇嘛、艾未未等话题。德文版本被刊登在当期《明镜》周刊上,几天后,外交部官方网站发布了中文版本。

      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德国,它都引起了许多讨论。德国汉堡大学国际媒体中心新闻与传播研究负责人史代芬·博克哈特读完报道之后认为:“傅莹这种自信、雄辩的交流方式,不符合德国人对中国官员惯有的旧印象。在西方社会的语境里,这个采访会给读者一种‘中国赢了’的感觉。”

      “傅莹最成功的地方在于,她是在以一种西方人固有的骄傲口吻同西方人平等交流。”他说。

      据悉,为了准备这次采访,傅莹先后进行过6轮痛苦的演练,并一度感到非常挫败。曾在《明镜》周刊任职的一位德国媒体人士还告诉《青年参考》,接受此次采访前,傅莹“甚至拒绝了关系要好的同僚的劝阻”。

      为准备这一次采访,傅莹演习6次

      “这是一个很严峻的较量,必须进行大量痛苦的练习。”9月17日下午,傅莹谈及自己进行采访前的演练时说。当天,傅莹在母校北京外国语大学与超过100名老师、学生交流时,详细介绍了演练的过程。

      据参加了这次交流的人回忆,她演讲时,不时露出微笑,有时眼睛四下转动,显出几分调皮。但接受《明镜》周刊采访前,傅莹远没这么轻松。

      傅莹说,她与外交部欧洲司的20多个年轻人进行演练。首先,同事们分别扮演记者和被采访者,她在旁边发现,扮演记者的人个个“比《明镜》周刊的记者都恶,一个半小时,30个问题,不停打断,就是要压迫你作出第一反应”,但他们扮演被采访者时,都败了。

      后来,傅莹亲自上阵接受这些同事采访,也败下阵来。她“很沮丧,苦恼”,一度忍不住埋怨这些下属:别人不会那么问啦。

      等到第三次用英文练习时,提问者准备了大量问题,结果,傅莹说,自己非常混乱、挫败,完全被提问者牵着走,觉得很痛苦。

      在外交部,演习一共进行了6轮。不过,等到结束时,傅莹已经变得很厉害,并找到了诀窍:这么多内容,得有个筐子装起来,不能被别人牵着走。

      坐在《明镜》周刊记者苏珊娜面前时,演习收到了成效。《青年参考》采访的许多德国媒体人士和学者都觉得傅莹表现得自信,坚决。德国电视二台早间新闻老牌主持人尤利安娜·海舍甚至一眼看出,“她早有准备,而且受过系统训练,知道如何应对媒体”。

      “我个人的印象是,傅莹回答问题的时候非常自信,甚至有点刺人(agressive)。”尤利安娜说,“她表达不满责备时反应迅速,当她转换话题时,这种经验就能表现出来。”

      这并不是傅莹第一次接受训练。刚开始担任外交官时,她只能自己为采访做准备,“那是很笨的,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准备”,有时候,她得准备10倍于对方提的问题。

      后来,傅莹开始跟专业的公司交流,接受他们的培训,内容包括如何布局演讲内容、如何把握节奏、如何抓住听众注意力,以及如何利用尖锐问题表达自己立场。

      掌握这些技巧后,她还得不断“痛苦地练习”,并借助团队的力量。傅莹在自己的书里透露,确定演讲题目后,她的团队会根据听众的兴趣和构成收集资料,并反复推敲。有时候,在去现场的路上,还在修改讲稿。

      无论是作为大使还是外交部副部长,这个有着迷人笑容的蒙古族女官员都要接受大量采访,并在多个场合发表演说。英国《金融时报》总编辑莱昂内尔·巴伯曾经描述她“是一个炉火纯青的职业外交家:有魅力、坚毅、出言谨慎”。

      不过,傅莹告诉北京外国语大学的听众们,接受采访时,她也会感到紧张。尤其是坐在电视演播室接受采访时,她觉得,灯光之下,对方唇枪舌剑的采访,智力能发挥到70%就不错了。

      “记者的诉求是要难倒你,不要生气,这是他的职业。”傅莹说,接受采访是有风险的,但要表达你自己,就得冒这个险。

      对外宣传不能只说好的,要有平和心态和平常语态

      在接受《明镜》采访时,傅莹并没有完全说服她的德国听众们。尽管承认这是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高水平的观点交换”,前来采访的苏珊娜同时也说,“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在所有事情上都达成了共识”。

      在德国《明星》杂志做了8年驻华记者的亚德里安·盖格斯也不同意傅莹在采访中表达的很多观点。不过,对这个中国通来说,傅莹接受采访本身就意味着突破。“据我的了解,许多中国官员还是很怕媒体采访,要不就说几句,要不就是官话套话,尽量避免直接回答问题。” 

      有熟悉傅莹的人士透露,作为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在国内尽量保持低调,极少接受国内媒体的采访。

      但面对国外听众和读者时,傅莹却显得很主动,也不避讳一些有争议的话题。9月17日,在回答一个学生提问时,她表示,关于对外宣传,傅莹表示“要实话实说”,甚至问题也要说,不能只说好的,却把问题关起门来解决。

      在担任驻英大使期间,她曾多次在当地报纸上撰文,对西方批评中国的观点作出回应。一个例子是,2009年,“英国偶像”剧组入驻中国大使官邸社区,英国发行量最大的《太阳报》报道称,这一举动遭到了中国大使馆抗议。此事在当地引起很大反响,傅莹便在《太阳报》上发表文章,宣称自己“也喜欢看这个节目”,并对几个流行的选手进行了点评。

      “和媒体交锋,观众才是最终的决定者。”傅莹说,即使把对方狠狠批一顿,占了上风也没有用,因为最终要看观众是否站在你这边,赞同你的说法。

      2008年4月,北京奥运会火炬在伦敦、巴黎等地传递时,遭到当地抗议者的阻挠。4月13日,傅莹在英国《星期日电讯报》上发表《西方是否在妖魔化中国》的文章。“世界曾等待中国融入世界,而今天中国也有耐心等待世界认识中国。”她写道,“希望西方国家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努力跨越语言和文化的障碍,更多地了解真正的中国。”

      2011年,傅莹将自己在担任驻外大使期间的演讲和文章结集,以《在彼处——大使演讲录》的名字由外研社出版。在书中,她回忆称,在发表这篇文章前,她主动到英国各家媒体交涉。对方派出总编甚至董事长出面辩论,到最后,对方都会问:为什么中国方面不提供报道信息?在与《星期日电讯报》座谈时,她表示愿意为报纸写篇文章,对方立即同意。

      这篇文章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有人赞同,也有人批评。但傅莹说,这件事让她认识到“应及时有效地传递中国的信息”。

      傅莹说,她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关于中国人的事,中国人应该怎么讲?在《大使演讲录》的前言里,她写道:“我们更需要主动地介绍自己,尤其要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和平常的语态。”   

      “最能清晰地传递中国声音的使者之一”

      在一些外国政客和媒体人士眼里,傅莹与他们印象里的中国官员不同。一名德国学者甚至认为,相比而言,她更接近于德国的政治家。

      英国《金融时报》总编辑莱昂内尔·巴伯则觉得,傅莹不像有的中国政客一样沉闷。2010年2月,他与即将从驻英大使职位上离任的傅莹吃过一顿午餐,并在事后撰文对傅莹做过如下评价:“傅莹女士很有魅力。但她明白,魅力还可以用作武器。”

      在为《大使讲演录》撰写的序言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更是夸奖傅莹为“最能清晰地传递中国声音的使者之一”。

      曾任中国驻菲律宾、澳大利亚等国大使的傅莹,给很多人留下的公开印象是仪态优雅、笑容灿烂。她在适当的时机送适当的礼物,有时候是一套自己收藏的中国粮票,有时候是家乡的蒙古族音乐碟片。

      作为1949年之后中国外交部第二个女性副部长,出生于呼和浩特的傅莹经历丰富。她曾经在新疆建设兵团插队,从事对女孩子来说极其繁重的劳动,因为没有肉吃,她至今对母亲当时请自己吃的一顿羊肉记忆犹新。后来,她在工厂里做过播音员,到英国留过学,也担任过邓小平的翻译。

      她出言谨慎,有时会因为思索而暂时停止回答提问。但在一些公开场合,她并不避讳谈论中国的一些历史问题。在接受巴伯采访时,她提到自己在文革时的遭遇,并且“眼里闪着一丝泪光”。

      有很多场合,她都会围着一条丝巾。在刚被任命为外交部副部长时,国内曾有媒体形容她“容貌秀丽,温文尔雅,刚毅果断,说话柔声细语,充满了东方女性所特有的妩媚”。一些与她有私下接触的人也告诉《青年参考》,她待人坦诚温和,很替人着想,考虑周到。

      不过,也有人在读过与傅莹有关的报道后,得到的印象与此相反。读完发表在《明镜》周刊上的采访后,一名德国教授的印象是,她过于直率。而德国自由撰稿人马库斯·王采克则说:“我觉得傅莹在回答问题时过于呛人了。”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公众微信 | 联系我们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