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圣贤堂 精英传 宗亲艺苑 联谊广场 亲情回放 寻宗之旅 宗谱宗祠 资讯广告
联谊广场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云南
四川
广东
广西
福建
浙江
江苏
安徽
河南
甘肃
陕西
山西
山东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河北
江西
海南
台湾
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湖北
湖南
贵州
新疆
宁夏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亲情回放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亲情回放 >> 浏览文章
傅雷求画林散之
作者:吴 明 日期:2018年04月08日 来源:澎湃新闻 浏览:

    

  

傅雷与夫人朱梅馥

  昨天是一代翻译大家、艺术评论家、教育家傅雷诞辰110周年,相关纪念活动正在上海举行。 

  傅雷是黄宾虹的忘年之交,林散之则为黄门高足。笔者从《林散之年谱》中发现线索,通过黄宾虹的世交汪己文、汪孝文父子,讲述两位文化学者之间的关系及其书画往来故事,从而揭开傅雷向林散之求画的前因后果。 

  文友邵川寄来《林散之年谱》,希望我写书评议之。这本书邵川写了数年,用了感情,用了功夫,一定好看。林散之与邵川的祖父邵子退是拿云好友,邵川青少年时代得林散之亲炙,这等交情非同小可,对邵川的写作会有裨益。

  我写过短文《作诗当学邵子退》,对邵子退的《邻妪》推崇备至。这首诗林散之读了,感慨地说:“他有一首必传之佳作,是我所仅见的一首记录大跃进之后农村真实生活的古体诗。直接继承了杜工部《三吏》、《三别》精神。而我噤若寒蝉,惭愧之极啊。” 

  熟悉邵川,对林散之不陌生,读《林散之年谱》颇多会意之处。很快写了书评,刊于《中华读书报》。

林散之(1898—1989)

  写完书评,不等于说完成了对《林散之年谱》的阅读。此后,经常翻阅“年谱”,尤其是邵川征引的一些史料,让我有了新的发现。比如,傅雷与林散之的关系,他求画林散之的前因后果。 

  傅雷与汪己文、汪孝文父子的交往,黄宾虹是纽带。汪己文与黄宾虹同乡,也是世交。他研究黄宾虹,编著了《黄宾虹年谱初稿》、《宾虹书简》。汪孝文受父影响,问学黄宾虹,曾尊师命,为黄宾虹整理所藏书画文物目录。汪氏父子见证了傅雷求画林散之的过程。 

  《林散之年谱》记载:“(1965年)10月,汪己文转来傅雷求画之意,先生精心创作了八开册页山水画赠傅雷。”

《杜甫诗二首 》草书 1972年作 林散之

  其实,傅雷求画林散之的想法,是向汪孝文表达的,他知道汪孝文资历浅,不好向林散之张开,让他请父亲汪己文转述。 

  1965年10月27日,傅雷致汪孝文手札,其中说道:“······林老大作笔苍墨润,深得宋元神韵,在宾翁高足中实为仅见。虽所示作品只是林老一种面目,不能妄加月旦。惟格调允称逸品,曷胜钦佩。倘蒙转恳赐一八开(八幅)便图,包括各种不同风格,不同色彩,俾获一觇全豹,尤为感幸(倘觉过于唐突暂时不提可也)。尊翁前乞代道念,并盼向林老转达仰慕之意······” 

  傅雷谨小慎微,求画林散之,也有一点顾虑。

林散之山水作品

  也许傅雷没有想到,林散之欣然应允。他遵照傅雷的要求,画了八幅不同风格的山水画。这八幅山水画,林散之用心画着,每一幅有每一幅的构思,每一笔有每一笔的讲究,为此,林散之曾说:“予为怒庵画册页八开,由初春而深冬,水墨、着色者相间,浓淡有序,动笔之前便有大体上构思,下笔时细节有变动,但大纲未变。总体构思疏忽,每幅可看,放在一起便不协调。八开中有‘重头戏’,《嘉陵江》取斜势,小中见大;一页得郭熙遗意,云头皴似牛毛,笔笔相顾;一页近子久,多次积墨,较为沉厚。……”

傅雷给孝文的书信

  之所以对傅雷有求必应,恐怕有黄宾虹的面子。林散之是黄宾虹的高足,黄宾虹又是傅雷的忘年挚友,并且还是拥趸甚广的翻译家、艺术评论家、美术鉴赏家,以画相赠,在情理之中。 

  的确如此,收到林散之的画作,傅雷异常兴奋,即致函以谢,并谈到自己对林散之画作的认知—— 

  散之先生艺席: 

  目前汪己文先生转来法绘,拜谢之余极佩先生笔法墨韵,不独深得宾翁神髓,亦且上追宋元明末诸贤,风格超迈,求诸当世实不多觏。吾国优秀艺术传统承继有人,大可为民族前途庆幸。惟大作近景用笔倘能为紧凑简化,则既与远景对比更为显著,全幅气象亦可更为浑成。溥心畬先生平生专学北宗,刻划过甚姑勿论,用笔往往太碎,致有松率之弊。不知先生亦有同感否? 

  题诗高逸,言之有物,佩甚佩甚。惜原纸篇幅有限,否则以长题改作跋,尾后幅,远山天地更为宽敞。往年常与宾翁论画,直言无讳,故敢不辞狂悖,辄发谬论,开罪先生,千祈鉴宥为幸。 

  耑此叩谢。顺候 

  道绥 

  傅雷拜启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林散之山水作品

  正如傅雷所言,自己“直言不讳,故敢不辞狂悖,辄发谬论”,对林散之画作予以评点。接到傅雷手札,不知林散之作何感想,赞同,还是反对?高兴,还是悲伤?与自己的老师黄宾虹经常论画的傅雷,是内行,还是外行?这些,林散之的诗文书信没有记录。

傅雷手迹

  收到林散之赠画,写了一通手札的傅雷,9个月后与夫人愤而弃世。1966年,已经不是可以谈诗论画的年代了,傅雷离开世界以后,林散之到扬州暂住。他嗅到了血雨腥风,内心苦痛,曾与人言:“内子去世,我想走印光、弘一两位法师的路,住进寺院,以度余年。”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公众微信 | 联系我们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