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圣贤堂 精英传 宗亲艺苑 联谊广场 亲情回放 寻宗之旅 宗谱宗祠 资讯广告
联谊广场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云南
四川
广东
广西
福建
浙江
江苏
安徽
河南
甘肃
陕西
山西
山东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河北
江西
海南
台湾
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湖北
湖南
贵州
新疆
宁夏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亲情回放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亲情回放 >> 浏览文章
开国少将傅春早
作者:吴 明 日期:2017年07月25日 来源:360百科 浏览:

    傅春早

   傅春早

傅春早(1911-1996)安徽省六安市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六安独立团、独立师、红二十五军手枪队队长,红二十五军兵站站长。参加了长征。

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折叠   简介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六安独立团手枪队队长,红二十五军手枪队队长,红四方面军手枪队队长,红二十五军供给部管理科科长,红十五军团供给部粮秣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住陕办事处副官,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副旅馆,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七团营长,三四四旅六八八团副团长,冀鲁豫军区第二旅四团团长,教导第七旅第十九团团长,(鲁西南)五分区十九团团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冀鲁豫军区独立第一旅副旅长,晋冀鲁豫军区第八纵队十九旅副旅长,鄂豫军区第三军分区副司令员,湖北军区独立第三师师长兼黄冈军分区司令员、中共黄冈地委副书记、鄂豫皖边区南线指挥部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第四野战军四十五军二一一师师长,湖北军区大治军分区司令员、中共大治地委常委,黄石军管会主任,第五十一军二一二师师长,广东军区奥粤军分区副司令员、中共粤西地委委员,广西军区副司令员、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委员。河南省第四、五届人大常委,河南省第四届政协委员。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章荣誉。

折叠
经历

广西军区原副司令员。

傅春早同志是安徽省六安县人,1929年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4年转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手枪队队长、管理科科长,参加了一至五次反围剿斗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八路军驻陕办事处副官、旅副官、营长、团长,参加了平型关战斗、百团大战。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副旅长、鄂豫军区第三军区副司令员、师长兼军分区司令员,参加了挺进大别山战略行动、淮海战役等。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师长、军分区司令员、粤西军区副司令员等职。

傅春早同志因病于1996年3月14日在河南信阳逝世,享年85岁。

折叠编辑本段事迹

吉鸿昌原为西北军冯玉祥部的一员战将,1930年9月被蒋介石任命为第二十二路军总指挥,同时兼任陆军第三十师师长。1931年9月,因其潢川起义未成,被迫交出兵权离开部队,随即以出国游历考察之名,被强行挟持登船出洋。"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后,吉鸿昌冲破重重阻力,匆 匆回国。1932年10月20日前后,吉鸿昌从上海抵达汉口以北的宋埠等地,以寻找和看望他的旧部官兵为名,试图拉出一部分队伍举起红旗,就近奔向鄂东北苏区,投入到中国工农红军的战斗序列中。

当吉鸿昌只身来到第三十军军部驻地宋埠时,犹如一石激起千重浪,即刻引起不少故旧袍泽的惊恐不安。时任第三十军军长兼三十一师师长的张印相听说吉鸿昌到了宋埠,假装不知此事,慌忙跑到汉口办事处避嫌去了。第三十师师长彭振山,只是匆匆见了一面,也转身躲到汉口去了。

吉鸿昌看出势头不对,便给八十九旅旅长彭国桢去了个电话。彭国桢急忙由尹家河赶到宋埠,一见面就说:"总指挥,时机不成熟,你来有危险。你还是速离宋埠!"吉鸿昌

掩护吉鸿昌脱险掩护吉鸿昌脱险进退两难,无奈地说:"我来作几天客,本想看望一下部队的伤病人员,谁知一个个都不肯和我见面!"彭国桢说:"你这位客人来得不是时候,谁敢接待你呀?事不宜迟,你赶快跟我走!" 于是,吉鸿昌便与彭国桢一起离开宋埠,到达了四十里以外的尹家河,暂且栖身于八十九旅旅部。第三天,吉鸿昌叫彭国桢连夜去汉口,找张印相、彭振山解释,并请他们回宋埠见上一面。谁知张、彭两人仍不肯回宋埠,并说他们都不打算再干了,干也干不下去了。

宋埠军部忽然给彭振山发来了电报,说吉总指挥将三十师九十旅由尹家河拉走了。彭振山这才慌了,急了,要彭国桢旅长和他一起往回赶,去追赶被拉走的部队

原来,尹家河驻有八十九旅旅部,该旅部队并不在此驻扎。这里的驻防部队是九十旅。因此,吉鸿昌就将九十旅拉走了。当部队抵达羊角山时,吉鸿昌又派联络副官燕鸿甲前去联络八十八旅、八十九旅,途中却被彭振山带领的手枪营拦路截住,后将燕鸿甲大卸八块,残酷杀害。与此同时,担任黄安(今红安)城防任务的万耀煌部第十三师三十八旅七十七团,也在10月25日开至桃花、尹家河,"协助彭师部队前往招抚"。彭振山率手枪营紧急追赶,遂将吉鸿昌所住山村团团包围起来,被仓皇拉走的部队又纷纷"倒戈"归队。激战中,吉鸿昌见大势已去,仅带随从数人突出包围,向鄂东北苏区境内奔去……

有关这次兵变的日期和结局,国民党陆军第十三师万耀煌部的《鄂东剿匪战斗详报》中有这样的记载:"10月25日,接彭师长电告:九十旅业经招抚归队,吉鸿昌仅带少数人逃去。"

(二)吉鸿昌所策动的宋埠兵变,就天时、地利、人和而言,的确是很不适宜之举。兵变之事,由于他事先没有与苏区党和红军取得必要的联系,中共鄂豫皖省委领导成员均不了解此事,当时也没有组织红军配合策应。兵变失败后,吉鸿昌一行数人潜入苏区,也是几经周折之后,才跟鄂东北道委书记郑位三、游击总司令吴焕先等人接上了头。郑、吴二人遂将吉鸿昌单独引见给省委书记沈泽民。沈泽民首先在长冲附近秘密会见了吉鸿昌。

对于吉鸿昌一行,省委的接待是热情的,安排会见也及时妥当。省委常委郑位三、吴焕先、成仿吾等人,先后在长冲、檀树岗、箭场河等地,与吉鸿昌进行过多次交谈。在鄂东北苏区逗留期间,吉鸿昌一行还参观过列宁小学、红军医院及某些简陋的工厂和作坊。然而,对于吉鸿昌一行的去留问题,省委成员经过反复商量,意见基本上倾向一致:热情接待,但不可收留。其中主要原因有这样三条:

一是红四方面军主力西去,苏区境内的红军队伍不多,红二十五军当时还没有重新组建起来。如果将吉鸿昌收留下来,不仅军事职务没法安排,同时也担心他吃不了红军的苦;二是由于吉鸿昌一再声称他是共产党员,但又没有党的组织介绍信和证明,省委既不便也不能将其接收下来,万一发现或审查出什么问题,如何是好?三是对这位名声显赫的西北军名将还信不过。省委个别成员甚至抱有敌视态度。

吉鸿昌也真沉得住气儿,每日里不急不忙的,迟迟不肯离开苏区。这一次,不同于他昔日里化装成商人进入苏区"视察观光",或率领所部作一次"武装游行",因此,他有这个耐心。他曾发誓要做一名红军中的"马前卒"!

不久,红二十七军军长刘士奇、政委郭述申和七十九师师长徐海东,经过五十多天的转战,率部于11月24日抵达黄安七里坪附近。就在这时,省委特意安排徐海东与吉鸿昌举行过一次秘密会谈,主要目的还是说服和动员他们一行尽早离开苏区。会见时,吉鸿昌说:"我现在和你们一样,是共产党人了,可红军为什么不肯收留我?"徐海东直截了当地说:"吉总指挥,你就是带一个旅或一个师起义成功,打起红旗参加红军,也只能起到一个旅或一个师的作用。在这个时候,依我看你不如另拉队伍,独当一面,闹它个天翻地覆。我以为这个做法,比你留下干红军的作用更大,政治影响也大。"吉鸿昌也认为言之有理,沉思许久才说:"徐师长,如此说来,我必须尽早离开这里,另起炉灶才是!"两人握别时,吉鸿昌把他的一副"水晶养目镜",特意送给了徐海东。 这样一来,如何护送吉鸿昌一行离开苏区,就摆在了省委领导人面前。

(三) 大约是11月底或12月初,即重新组建红二十五军之时,一天傍晚,新任手枪团团长傅春早奉命赶到省委驻地郭家河。省委书记沈泽民见到他时,说:"傅大个子,现在有个新的紧急任务,要你去完成。"

"什么紧急任务,我一定保证完成!"傅春早20岁出头,像座铁塔似地挺立着。

郑位三在一旁呵呵笑道:"叫你护送一只'鸡',平平安安离开苏区,半路上绝不能叫敌人抢走!"

傅春早听了直愣神儿,心想:一只"鸡"有啥了不得的,还值得派手枪团护送?!

沈泽民当着身边的成仿吾说:"仿吾同志,你给傅大个子具体交待一下,我得抓紧时间起草文件。"

成仿吾时为省委宣传部长兼红安中心县委书记。他将傅春早领到另外一间屋子,悄声地问:"叫你护送一只'鸡',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傅春早以为是护送转移苏区的"列宁号"飞机,便脱口而出:"是护送'列宁号'飞机吧!"成仿吾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说:"那架飞机早已经拆了、埋了起来。我们所说的一只'鸡',就是国民党二十二路军总指挥吉鸿昌,你听说过此人没有?"

"听是听说过……"傅春早这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

吉鸿昌及其所统率的"鸡军",鄂豫皖苏区军民都有所闻。1931年春,驻扎在潢川、光山等地的吉鸿昌军队,每在进入苏区"剿共"时,总是浩浩荡荡数千人马,如同"武装游行"似的。碰不着红军即一穿而过,碰上了红军即朝天开枪,沿途丢下不少武器弹药。苏区流传着这样的民谣:"吉军到,红军笑,先丢机关枪,后扔盒子炮,都叫红军收下了。"因此,有人就把吉军称之为"鸡军",说他们驻在白区吃在白区,却把"鸡蛋"下在了苏区,让红军拣了不少便宜。

成仿吾在向傅春早交待任务后,再三强调说:"你要记住,这是个十分秘密的任务,千万不可泄露出去。你们一定要提高警惕,把吉鸿昌安全护送出苏区。"

于是,傅春早带领一个便衣武装班,总共七八名红军战士,连夜从郭家河附近出发,执行这个特别护送任务。

吉鸿昌身着灰布大褂,头戴礼帽,脚穿布鞋,骑着一匹灰白色的大马。马背上,还驮有一个小包,里面装着新收获的花生、毛栗子。另有一匹马驮着不少行李包裹。其他几个随行人员,全都身着便服,徒步行走。时值初冬,天气寒冷,他们每人身上都加了件小棉袄。傅春早虽然不了解内情,但从吉鸿昌的神色表情上可以看出,他的情绪不怎么好,板着一副很不高兴的面孔,心里似乎很生气。临出发时,吉鸿昌还在说:"我九死一生来到苏区,你们红军不肯收留我,我只好回家去哟!"

当时选择的护送路线是:从郭家河附近出发北上,经由周党畈等地,送到竹竿河边为止。当天晚上,在路过叶家大湾休息时,吉鸿昌小声问道:"大个子,你今夜晚负责护送我们,你们可知道我是谁?"傅春早一笑,念了几句顺口溜:"吉军来打仗,枪口朝天放;丢下枪和炮,送给共产党。"随后才挨着将军的耳朵说:"你就是吉军的总指挥!"吉鸿昌听了喃喃自语道:"丢下枪和炮,送给共产党……共产党……"说着,他忽然从马背上掏出一百枚银元,顺手交给傅春早说:"我是新党员,你们红军不肯收留我,我就交纳一百块大洋,算作我的党费吧!"并让接收人傅春早给他开上个收条。傅说他不会写收条,吉鸿昌就打亮手电筒,让那位随从副官代写了收条,然后叫傅春早在上面按了个手印

天将蒙蒙亮时,他们到达竹竿河边。前面不远就是敌人驻扎区域,天一亮就不便行动。一旦发生什么意外,这一个班的武装也不好应付。于是,傅春早就向吉鸿昌报告说:"吉鸿昌同志,我们不能往前护送你了,请你一路上多加小心,注意安全……"吉鸿昌急忙跳下马背,紧紧握住傅春早的双手,连声说:"谢谢,谢谢,谢谢你了!"沉思片刻又说:"我这次来到苏区,党和红军的各位领导,不是叫我总指挥,就是称呼我吉先生,省委书记还用俄语称我将军阁下,大个子,你能叫我一声同志,我谢谢你!我们过去虽然不曾相识,今夜一见如故,大个子同志!"傅春早情不自禁地又喊了一声:"吉鸿昌同志!"

临别时,吉鸿昌急忙又脱下他的灰布大褂,换上傅春早穿的一件粗布衣服,打扮成普通老百姓,这才一步一回头地向北走去。

完成任务后,傅春早把吉鸿昌交纳的一百块银元党费,如数转交给了成仿吾,并口头报告了有关情况。傅春早与吉鸿昌的一面之缘,久而久之,也成为记忆中的一页秘史。

1985年10月,这位当年的红军手枪团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的老将军道出了这一鲜为人知的往事。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公众微信 | 联系我们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