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圣贤堂 精英传 宗亲艺苑 联谊广场 亲情回放 寻宗之旅 宗谱宗祠 资讯广告
联谊广场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云南
四川
广东
广西
福建
浙江
江苏
安徽
河南
甘肃
陕西
山西
山东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河北
江西
海南
台湾
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湖北
湖南
贵州
新疆
宁夏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亲情回放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亲情回放 >> 浏览文章
浙江诸暨“傅家将”一门忠烈 百人投军抗日8人阵亡
作者:编辑:帆帆 日期:2015年08月22日 来源:浙江在线 浏览:

   
    前言:
70年前,烽火连天神州碎,一场“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的全民抗战,使这个近代饱受外侮的古老民族跻身世界四强之列。

  胜利丰碑之下,有领袖的智慧和爱国将军们的运筹,但更多的是千千万万默默无名士兵们的血肉、志力和精魂。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宁愿死不退让,宁愿死不投降。我们的国旗在重围中飘荡、飘荡、飘荡”,正是有了他们,我们今天才能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70年后,浴血烽火的青年已是耄耋老者。然而他们的经历,却是抗战史册中最鲜明的画卷;他们的追忆,是最贴近真实和最个人化的历史还原。

  值此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浙江在线寻找和访问了多名亲历浙江正面和敌后抗日战场的勇士,用他们的亲身经历,再现那场决定民族命运转折的伟大抗争。英雄者,国之干,勇士不死,其魂长存。

  位于诸暨街亭镇新华村杨梅岭下的傅家祠堂

  浙江在线诸暨8月2日讯(浙江在线记者/胡昊 首席编辑/赵洁) 用“一门忠烈”来形容诸暨街亭镇新华村杨梅岭下的傅家,一点都不为过。抗日战争开始以后,傅家一门四代共有104人投军抗日,最后被授予尉官以上军衔的就有74个,8人战死沙场。

  一个家族这么多人参军抗日,在全国范围内,少之又少。梅岭(当地把杨梅岭下称为“梅岭”)傅家,据现在族里的老人说,远远近近算下来,傅家后代已经有上千户。

  “漫天星斗微笑着,仿佛在欢送我的旅程”

  诸暨的关爱老兵志愿者傅海就是傅家的后代,正是因为家族中有那么多曾经抗日的长辈,傅海义无反顾承担起关爱老兵的志愿工作,在他的心里,这些参加国抗日战争的老兵,和自己的爷爷大伯们,一样的亲切。

  “我的父亲傅祖明,他考上县立中学时恰逢‘七七事变’,我在他留下的日记里看到这样的一段话,‘自1937年11月1日早晨,东方未亮,漫天星斗微笑着,仿佛在欢送我的旅程,我离开亲人,投入陆军通信兵第二团……’,这让我一下子对抗战老兵们有了类似的亲情,他们一定也是在这样一个日子参军报国的。”

  傅祖明跟儿子说的战事不多,傅海印象最深的,是父亲讲过的河南信阳的一场战斗,“当时军部指挥所已撤退,我父亲是通信排长,他正在收拾通信器材的时候,一抬头突然发现日军离他只有几百米,正朝他冲过来”,战时对于情报战都是很重视的,如果能活捉一个通信干部,那就一定要从他嘴巴里得到点信息。

  傅祖明一边靠地形掩护撤退,一边销毁重要的通信密码,最后很幸运地得到了当地百姓的帮助,藏在地窖中才幸免于难。

  傅海记得父亲在世最常说的话就是:“我很好,那些死去的战友才可惜,人要知足。”

  抗战时期,诸暨是浙江全省参军抗日人数最多的地方之一。当年国民革命军战斗力最强部队之一的74军中,诸暨人冯圣法一直做到了副军长兼58师师长,他在担任58师师长时,就带着一干诸暨老乡南征北战了。另一名诸暨籍名将陈德法在任194师师长时,率部在镇海连续抗击日军登陆,在著名的镇海保卫战中击毙击伤日军千余人。

  傅海的父亲傅祖明(中)、傅凤祥(右),同学王汉光(左),1937年11月一起报考通信二团

  帮助地下党,赠路费护送回延安

  傅德让是圻字辈的,现在和他有直系亲属关系的,只有84岁的女婿黄仲堃老人了。

  “我岳父当年不同意女儿和我结婚,因为我是个农民。”黄仲堃老人回忆起见岳父的情形,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反对”:“倒不是岳父看不起农民。他说,我女儿平日里什么活的不干,你要是娶了她,一千斤的担子,你要再多挑五百斤,要是你找一个可以一起干活做事的女人,你一千斤的担子,她给你分担五百斤,这样不是更好?”

  黄仲堃当然知道岳父说的是什么意思,在小两口的坚持下,傅德让再没有阻挠女儿的这桩亲事。

  傅德让毕业于绍兴名校春晖中学,后来一直做到了国民政府驻闽绥靖公署上尉电务员。1936年,他跟着陆军上将、诸暨人蒋鼎文到西安,正好遇到了震惊天下的“西安事变”。

  “那天一大清早,就有七八个张学良的卫兵过来,叫醒了我的岳父。”黄仲堃回忆着岳父对他讲过的事,“他们对岳父说:‘要难为你一下,你可以起床了。’这样,我岳父就被扣住了。”

  “岳父一直被扣到了12月26日才放出来。他和一些内勤卫兵关在一起。”恢复自由后的傅德让调升少校电务员,并一路做到了后动总司令部第一兵站总监部上校秘书主任。

  “一直到一九五几年,有个公安局的特派员来这里了解情况,我才知道岳父的一些事。”黄仲堃说,原来岳父是帮过地下党的,“当年有2个中共地下党来找到他,说要回延安根据地去,但一路上各个关卡非常不方便,希望岳父能帮助他们。岳父一听,就叫了自己的警卫员,一路护送2人去延安,还每人给了2000白洋作为路费。我岳父那时要求警卫员,一定要送到,而且要有对方的回条,说‘人已送到’了,你才能回来。”

  7天后,警卫员带着回条回来,傅德让这才放心下来。

  族谱中关于傅鸣盛的记载

  同是抗日,送游击队的枪支报了战损

  傅鸣盛是傅海的族辈太公,他参军的时候,小儿子傅裕光才3岁。现在的傅裕光,已经满头白发,“我爸爸原来是个老师,‘九一八事变’后,他就不教书了,在冯圣法的部队里当了营长。”

  傅鸣盛当过老师,在部队里提升很快,1936年,他转到国民党80师437旅旅长陈德法旗下的1127团任军区主任,“说起来,陈德法还是我爸爸的学生,后来陈德法走到哪里,一定带着我爸爸”。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不久,日本军队跨过杭州湾登陆金山,企图攻占上海。在历时3个月的淞沪会战中,傅鸣盛跟着陈德法一道杀敌。淞沪会战失败后,傅鸣盛退守到浙东宁波镇海一带。

  “那时在浙东还都是游击队,武装不行,他们就来找我爸爸要。”傅裕光说,父亲当时给了游击队一批枪支弹药,“结果有人就向陈德法去告状了,陈德法却应付了几句,把送出去的枪支弹药报了战损”。

  1941年5月第二次镇海保卫战,日军从宁波附近的海域发动进攻。已经升任中校的傅鸣盛率部在四明山一带进行反击,第一波日军进攻受挫后,很快组织进行第二波攻击,并把傅鸣盛的部队包围在四明山麓的一个小山村里。傅鸣盛率领部队冲锋突围,不幸的是,突围中他头部中弹,英勇牺牲,时年51岁。

  傅裕光说当时自己年纪小,父亲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我的2个哥哥和3个堂兄也参加了抗战,他们都幸运地回来了,只是父亲却再也见不到了”。

  傅鸣盛成了傅家出征阵亡将士中军阶最高的一人,而且因为在部队和地方中的良好声誉,当地士绅和浙东游击队专门为其制作了上好的棺木,把遗体送回了原籍。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公众微信 | 联系我们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