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圣贤堂 精英传 宗亲艺苑 联谊广场 亲情回放 寻宗之旅 宗谱宗祠 资讯广告
联谊广场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云南
四川
广东
广西
福建
浙江
江苏
安徽
河南
甘肃
陕西
山西
山东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河北
江西
海南
台湾
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湖北
湖南
贵州
新疆
宁夏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精英传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精英传 >> 浏览文章
亲情恒忆傅应嘉
作者:傅 清 源 等 日期:2018年05月13日 来源:傅氏微信群 浏览:

    

编者按 在福建,有一历史伟人令傅氏族人自豪,傅应嘉这个名字400多年一代一代传下来,他抗倭御敌的英雄故事到处被人传扬。

 

 blob.png

  blob.png

 

傅应嘉,字德弼,号钟山,一都锦塘人。幼魁梧伟丽,头角崭然。稍长,臂力过人。通孙吴兵法。嘉靖壬子,武举第二名。

时倭寇横行闽粤,应嘉授把总,同俞大猷、戚继光收复之。身历七十余战,每先士卒,大呼陷阵,所向无敌,故有“俞龙、戚虎、傅蛟龙”之号,威名震于南粤。

尝率众偷营,至其所,见军士皆有寒心,令住营外,挺身独入,诛其黠者而贼弗觉也。遂将短剑截开一面鼔皮,翻底下一面击之,潜坐鼔中,寇慌乱自杀,不知所从。其伟胆奇谋,古无以过也。事闻,超升建宁行都司,统四卫,每卫五千六百人。应嘉所统,计两万两千四百人。故世传有“鼔手升都司”之谣。

后值吴平不轨,占据广东郡县,僭号纪元,民无宁处。世宗命应嘉往讨之,锡以剑印,不用命者斩。于是提师南指,连擒贼首七次,粤东悉平。凯旋,世宗大喜曰:“维彼粤寇,出没海滨,卿以何计擒之?”对曰:“臣奉圣上神威,竭股肱之力,与吴平舟师角胜负。每风漂浪涌,辄驾巨舰冲波出战,战无不克。”而世宗亦以“蛟龙”称之。

当其七擒吴平也,平曰:“将军神威,某不敢复反矣,愿乞骸骨,赦归为化外绝域之人,死且不朽。”应嘉辄舍之。而忌者遂谗之,以为得平重宝。穆宗登极,朝议委内臣三学士,到锦塘搜家,并无赃据。内臣复命,诏复前职。诏书已到三日,应嘉尚未知,郁郁曰:“大丈夫不能死沙场,马革裹尸;今日死于馋陷之手,天也!”忧忿自弃,年四十有四卒于家。

 

                                  采洪有助作传

                             (录自民国《南安县志》)

 

 

 

傅应嘉,字德弼,号钟山,南安县锦塘村人,生于嘉靖三年(1524年),为明代抗倭名将,与俞大猷、戚继光并称为“俞龙、戚虎、傅蛟龙”。童年即魁梧伟丽,稍长膂力过人,从乡先辈学少林棍法,又好读书,通孙吴兵法。嘉靖壬子(1552年),武举第二名,以高第授把总之职。

是时,倭寇猖獗,峒民骚扰,闽粤沿海州县遭受荼毒。应嘉受命带兵入粤,与俞大猷、戚继光协同抗击倭寇于江浙闽粤几省,前后身历七十余战,每战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大呼杀敌,所向披靡,威震南粤。尝率兵偷袭敌营,至其所见敌垒森严,众寡悬殊,军士皆寒心畏前。应嘉遂令驻扎营外,挺身独入,遇狡黠之寇辄击杀之,而贼营不觉。继持短剑戮开大鼓一面,未戳破之鼓面翻上,人潜坐鼔中,击鼔雷动,贼营慌乱,不知官军所从入,自相残杀,弃营惊遁。营外驻军,奋起追杀,遂获全胜。其伟胆奇谋,虽古英豪无以过之。战况上闻,超升建宁行都司,统四卫,每卫5600兵,计统领22400兵,民谣戏称“鼓手升都司”。

吴平纠众倡乱,与倭寇为倚角,攻扰广东内地,又造战船数百抢掠沿海,横行海上,竟至僭号纪元。广东告急,世宗命应嘉往讨之,并赐以剑印,敢不用命者斩。应嘉奉命提师南下,在潮州、饶平等处先后擒拿吴平七次,粤东之寇相继平定。应嘉陛见时,世宗问:“维彼粤寇,出没海滨,卿以何计擒之?”应嘉对曰:“臣奉圣上神威,竭股肱之力与吴平舟师角胜负。每风漂浪涌,辄驾巨舰冲波出战,战无不克。”世宗慰抚有加,称之为“蛟龙”。

初,应嘉为了征服吴平,服其余众,使永无后患,效诸葛亮七擒孟获之法,每次擒拿吴平,辄晓喻以大义而释之。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应嘉于凤凰山七擒吴平,吴平感激涕零说:“将军神威,某不敢复反矣。愿乞骸骨,赦归为化外绝域之人,死且不朽。”应嘉示之以诚,舍之。吴平果不复出。这一举动,使忌妒之者有可乘之机,遂进谗言,诬陷应嘉接受吴平重贿纵贼,应嘉因此获罪罢职归里。

穆宗继位(1567年),抚恤前朝进言获罪已故诸大臣,又召东南抗倭将领谭纶、戚继光进京。时吴平旧部将曾一本又在广东海上起兵为患,朝议欲起用应嘉,并委派内臣三学士到锦塘村搜其家,以勘定是否有受贿纵贼罪证。查无实据后,内臣复命,穆宗下诏复应嘉前职。诏书已到三日,应嘉尚未知闻,居家愤懑难遣,郁郁寡欢,对亲友说:“大丈夫不能死沙场马革裹尸,今日死于馋谄之手,天也!”竟含冤弃世,终年仅四十四岁。朝野上下、知与不知,皆扼腕痛惜!

 

      注:资料取自《南安县志》,采洪有助所作的传记。

(录自《续泉山采璞》)

 

 

 

傅应嘉(1524-1567),字德弼,号钟山。南安一都锦塘(今丰州镇锦堂村)人。明嘉靖三十一年考中福建武举人(第二名)。因抗倭功高,官至建宁行都司。逝后,被敇封为“昭勇将军”。

嘉靖四十年,闽粤一带倭寇猖獗横行,无恶不作。当时,应嘉任把总,被派去参加剿倭斗争。他同戚继光、俞大猷并肩作战,战功累累。应嘉身历七十余战,在每次战斗中,总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故有‘俞龙、戚虎、傅蛟龙’之号”(《南安县志》),其威震撼闽粤。

有一次,应嘉率领一队士卒夜袭倭寇营寨。至敌营营外时,他独自一人潜入敌营,刺杀敌哨兵,并找到敌营的大战鼓,用短剑截开一面鼔皮,翻转战鼓,猛力敲击另一面。倭寇闻鼓声,从睡梦中惊醒,以为大军淹至,不及穿戴,便狼奔豕突自相残杀,死伤不计其数。而应嘉却安然潜坐于鼔中。

嘉靖四十三年,海盗吴平乘倭乱之机聚众数万,在广东惠州、潮州一带骚扰、行劫。明世宗命应嘉前往剿除。应嘉麾师至粤东,与吴平在滨海鏖战。为彻底征服吴平一伙海盗,应嘉效三国孔明七擒孟获,七擒七纵贼首吴平。吴平诚服远遁,粤东一带旋得安宁。

应嘉一生为官廉政。应嘉逝后,朝廷赐其棺横扛竖葬(棺木横扛,遇有阻物,即行拆除,可敲诈民财),意让其子孙聚敛钱财。但他的儿子秉承父风,不忍侵扰百姓,把他的棺木直接从金门(应嘉当时驻金门岛)海运入晋江,葬于金溪南岸(今金山村)。

 

(原载于1991年11月6日《泉州晚报》)                                                                                                                                                                                                                                                                                                                                                                                                                                                                                                                                                                                                                                                                                                                                                                                                                                                                                                                                                                                                                                                       

 

     

蛟龙出世

            明代嘉靖三年(1524)春,有个闻名泉南的风水先生,人称“赛鬼谷”,能上观天时,下识地理,中观五行,知道天、地、人的许多奥秘。一日,他从紫帽山余脉福全山踏山龙时,发现浮现在地面有二三尺宽的粉红色石头,便沿着这条龙骨石追寻,一直走了好几里路,来到一都锦塘村(今霞美镇锦堂村),到一家房屋中止了。

            “赛鬼谷”十分惊奇,便轻轻地叩门。“吱呀”一声,他一见怔住了,此人身材魁伟健壮,记得前日在丰州古城遇见他。当时有个老者跌倒在地,这位热心人正在帮人抬木头,目睹此状,马上放下木头,背着老者找郎中去。路人见了无不称赞这位忠厚仁慈、见义勇为的好大叔,没想到踏龙骨石走到他家了。

“吉人自有天相,皇天自有好报!”“赛鬼谷”拱手说明来意,感慨地道:“龙骨石到贵宅消失,预示此地将来必出大人物,恭喜先生了!”

这户姓傅的大叔忙请他到家中饮茶,心里半信半疑;恰巧娘子怀孕,他的确希望傅家后代有出息,出人头地。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却说傅家娘子生产这一天,福泉山发出三声吼叫,预示贵人即将降生。顿时满屋生辉,清香阵阵,有瑞祥之兆!屋旁梧桐树枝头上,许多喜鹊喳喳报喜。婴儿来到人间后,发出强有力的啼哭声,手舞足踢,力气之大,令人惊奇。

一位得道和尚前来化缘,见室内吉祥之气,立即双手合十,向傅大叔祝贺:“恭喜施主今得贵子,婴儿声大力大,日后必然满腹经纶,精通武艺!”

傅大叔谦虚地说:“乡下孩子会有什么出息?还请高僧多加指点。”

得道和尚继续说:“令郎长大后,若送往泉州府城深造,定可成为文武兼备的栋梁之才!”说罢便施礼告辞。

傅父赶紧将他留住,虽然家穷却也赠送一些银两。

得道和尚笑着说:“施主的公子日后栽培需要很多费用,贫僧怎好意思收取捐赠?”

傅大叔过意不去,将他送到村口。

满月这日,傅大叔备办薄酒,宴请亲友,给儿子取名傅应嘉,希望应了“赛鬼谷”与得道和尚的话,前途可嘉。

烂土有刺

锦堂村座落在后壁山南面,山上栽满马尾松,村中遍植荔枝树,村前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真是风光秀丽,地灵人杰。

傅应嘉从小就生活在这环境优美的小山村里。他身体结实,腰背粗壮,四肢有力,动作敏捷,还经常带领一群小孩摔跤、耍拳,手持棍棒比武,追逐着冲冲杀杀,俨然像个小头人。

转眼到了七岁,父亲将他送入私塾读书,因天资聪慧,记性又好,往往过目不忘,吟诗作对,背诵如流,深得塾师赞赏。父亲见儿子争气,勤奋攻书,心里自然十分高兴。

有一年,在福州做官的温大人聘请有名的堪舆家,在锦堂村北面的马鞍山择一风水宝地,大兴土木营造一座温厝墓。监工和泥、石匠都是外地来的,应嘉的父亲被雇为小工跳水和泥浆。监工仗势对待小工很苛刻,早晨日出要上工,中午不能回家用餐,必须有家人送饭;下午太阳落山后才收工,一天劳作十多小时,不仅当牛马看待,还被无理克扣工钱。他们害怕被辞退,只好忍气吞声地埋头苦干。

一天,十二岁的应嘉放学回家,母亲要他送饭给父亲吃。他走到

工地时,看见父亲还在烈日下干踩踏和泥浆的重活,累得汗流浃背。站在旁边的监工却大声地嚷着:“快点!快点!”

应嘉心里暗暗骂道:“真是欺人太甚!”便走到父亲面前说:“爸爸!你停下来吃午饭吧!我来替你和泥。”

父亲提着装午饭的筐子走到树下吃午饭去了。应嘉鞋也不脱,就出大力气地踩踏泥浆了。监工看到这情况,不解地问道:“你这傻小子为何穿着鞋踩踏泥浆?”

应嘉不慌不忙地用带有讽刺的语气说:“你要知道,‘烂土里有刺’呀!”监工听后,见这孩子话中带有骨头,实非等闲之辈,将来必成大器。回想自己做得未免太过分,一时脸色涨红了。

父亲吃过午饭走过来继续干活,应嘉走到一个准备搅拌糖水灰的石壶边,动手将它摇动。监工有意挑逗道:“小孩,你爱这个石壶吗?若有办法拿回家,我就白白送给你!”

应嘉反问道:“此话当真?”

监工斩钉截铁地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能不算数?”

应嘉伏下身子,拨弄一番,双手将二三百斤重的石壶高高地举起,顶在头上走回家。监工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连父亲也吃惊儿子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而在场的人看了,都喝采不绝。

监工无话可说,只得服输。从此,改变了对父亲和小工的态度,与他们友善相处,并对应嘉刮目相看。

这个大石壶,高1.5尺,外径2.4尺,内径1.8尺,深1.2尺。至今还放在锦堂村傅氏宗祠前。

怒斥县令

一个盛夏的中午,傅应嘉在屋后荔枝树下休息,不远处便是安溪通往泉州的官道,碰巧安溪县令乘坐大轿由此经过,觉得又热又渴,便命令轿夫停下来歇脚。

手举“肃静”、“回避”旗牌、鸣锣开道的官差,看到路边荔枝树上结满鲜红的果实,馋得口水直流,便旁若无人地边摘边吃,并送一些入轿让县太爷品尝。应嘉见状赶忙上前阻止:“大胆公差,未经允许,岂能随意摘乡民果实!”

谁知这些官差衙役见他是个少年,根本不放在眼里,便神气地说:“安溪县太爷一行路过,口渴时吃几个荔枝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应嘉据理力争:“知县出行更应该对老百姓秋毫无犯才对呀!”

官差恼羞成怒,竟然拔刀恐吓:“小小毛孩,谁要你多嘴?”想迫使他屈服。

傅应嘉毫不畏惧,只见他弯下身子,从官道旁连根拔下一株丈余高的马尾松,“叭”的一声横放在县太爷大轿前,阻拦去路,厉声道:“请你们县太爷出来评理!”

县太爷见问题闹大了,只好下轿赔不是,要求应嘉将马尾松拉开。

应嘉引经据典,以理力争,说得县太爷哑口无言,冷汗直冒。临走时不服气地扔下一句话:“你千斤力不如我四两命,咱们后会有期!”说完,扬长而去。

傅应嘉狠狠教训了县太爷一顿,觉得心里真痛快,为乡民出口气。然而,这一场小小舌战,却给他后来留下了祸端。

学艺少林

傅应嘉十六岁,已经长得五大三粗,像雄壮的狮子一样。白天,他准时到私塾接受先生的正规教育,攻读诗书,长进学识;早晚在家里练武术,弄槌棍、玩石锁、举石狮等,练好扎实的基本功。村人见了都说:“这后生能文能武,将来投军去,一定能做个保家卫国的猛将!”

父亲听了忽然想起得道和尚当年的指点,毅然将他送到泉州少林寺学艺,苦练南少林武术。寒来暑往,春去秋来,在少林武僧的精心教育和指导下,他懂得练好武艺不是为泄私愤图报复,纠缠过去的恩恩怨怨,而是为民除害,报效国家。有了正确的学习目的,他极其珍惜宝贵时光,精力充沛地与师兄弟刻苦练武,表现特别突出。拳师曾夸奖他道:“应嘉是学艺不辞‘三伏’酷暑,练功不畏‘三九’严寒的好榜样!”经过三年勤学苦练,应嘉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人人敬佩!

应嘉平日爱读《列国史》、《三国志》,把历史上的战例当作兵书来学习研究。南少林出师后,应嘉又专心研读“孙吴兵法”,并将兵书谋略与少林武术有机地结合起来,领略内在精髓神韵,将其提高到新的境界。

嘉靖三十一年(1552),傅应嘉赴福州参加乡试,荣膺武举第二名,实现多年愿望,誉满八闽大地。朝廷因材录用,授命把总之职,是总兵属下的军官。此后,应嘉在抗倭战斗中冲锋在前,屡立奇功,逐渐成为一名抗倭爱国将领。

巧计歼敌

嘉靖四十年(1561),倭寇大肆骚扰闽粤等省沿海,无辜百姓惨遭烧杀掠夺,家破人亡,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傅应嘉奉旨从福建入广东,与抗倭名将俞大猷、戚继光并肩作战,扫荡敌寇,收复失地,安抚百姓。在长期抗倭的岁月里,应嘉身经七十余仗,立下汗马功劳。每次参加战斗时,他都是身先士卒,视死如归,并且大声疾呼,惊天动地,威慑敌胆,大振军心,乘势冲锋陷阵,挥戈杀敌,势如破竹,所向披靡,被称为“常胜将军”。当时闽粤沿海老百姓感念这三位抗倭英雄恩德,称颂他们为“俞龙、戚虎、傅蛟龙”。由此可见其威望与名声影响之深远。

有一次,广州附近沿海村镇又遭受数百登陆倭寇骚扰。他们奸淫妇女、烧杀抢劫,无恶不作。傅应嘉当即统率官兵前往进剿,选择距离敌人一里的制高点驻扎,形成对峙之势,寻找机会歼敌。

为了摸清敌情以利制定最佳作战方案,傅应嘉亲自深入倭寇盘踞

巢穴的前沿,详细地侦查地形地况、岗哨营地的位置,然后绘成简易军事地图。时值下旬,应嘉运用古代兵法,决定利用月黑之夜,乘敌不备偷袭痛歼倭寇。

半夜时分,应嘉认真挑选的二百名士兵轻装上阵,每人只带长剑和短剑各一把,每位勇士的嘴里都衔着一片树叶,以利不露声息地加速前进,不久便抵敌营前。此时,应嘉突然发现营地范围更为扩大,估计倭寇在黄昏之前又有增援,而且戒备森严,加强守卫。在此情势已经发生变化,敌我力量过于悬殊的面前,作为一名前敌指挥必须当机立断重新作出部署。傅应嘉果断对手下道:“诸位勇士,你们就在原地隐蔽埋伏着,我独自深入‘虎穴’去,弄清敌情再见机行事。”

说罢,应嘉单独闯入敌营,虽然多次遇到狡诈的倭寇放哨,说时迟,那时快,都被他三下两下收拾掉。营内的倭寇,个个睡得好像死猪一样,鼾声此起彼伏。他蹑手蹑脚地摸索着向前方走去,顺利直入倭寇的指挥部,里面黑洞洞的没有亮光,无意之中摸到一个大战鼓,便灵机一动,想出一个绝顶的歼敌妙策。他立即抽出挂在腰间的短剑,轻轻地戳开一面鼔皮,紧接着用双手将下面的鼓皮向上翻转,顺便拿起鼔槌不停地敲打着,同时发出雷鸣般冲呀杀呀的声音,然后敏捷地将身躯潜入战鼓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藏在里面,真正地做到万无一失。当这些穷凶极恶的倭寇从睡梦中被急促的咚咚咚战鼓声,还有震耳欲聋的冲杀声惊醒过来的时候,迷迷糊糊地以为无数的官兵已经长驱直入营中,人人心慌意乱,个个不及穿戴,手忙脚乱地在黑暗中摸到武器后,就兽性大发,东冲西突,见人就砍,自相残杀,尸横遍地,血溅四壁,死伤不计其数。狼狈不堪的残敌弃营而逃。

此刻,埋伏营外的官兵,早掩杀过来,犹如秋风扫落叶一样,杀得倭寇片甲不留,缴获敌人数百件各种武器和大批物资,大获全胜。

俞大猷将傅应嘉奇袭倭寇的战功上报朝廷。嘉靖皇帝龙颜大悦,破格授升傅应嘉建宁行都司,统四卫,每卫5600兵,计统领22400兵。故世传傅应嘉“夜袭巧用计,鼓手升都司”。他上任后,戒骄戒躁、再接再厉,注意内部团结,加强军事训练,配合地方官吏,搞好军民关系,随时准备听从朝廷调遣,迎战来犯之敌。

七擒吴平

嘉靖四十三年(1564),盘踞在广东海面的海盗头目吴平,乘倭乱平定不久和国力尚未完全恢复之机,使用收买和胁迫等手段,诱骗近万贫苦渔民充当帮凶,在饶平、惠州和潮州一带,大肆骚扰抢劫,杀人放火,闹得鸡犬不宁,民不聊生。那时,当地的官兵虽然也多次前往清剿,但都不是吴平的对手,皆吃败仗而归。海盗变本加厉,更加肆无忌惮地猖狂活动,致使老百姓“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嘉靖皇帝接连收到广东官府送来的告急奏折,与诸位大臣商议后,特颁下圣旨命傅应嘉从福建带领水师立即开赴广东前线进剿吴平海盗,并赐尚方宝剑一把,准许他对违命者可以先斩后奏。傅应嘉接旨后,火速提师南下,赶到广东,先认真听取当地官兵汇报敌情,再详细观察沿海地形,了解海潮涨落情况,施展文韬武略之才,注意吸取前车之鉴,制定可行军事计划,然后发起猛烈进攻。

吴平纠集的海盗有近万人,仗着人多势众和熟悉环境等有利条件,对应嘉率领的水师负隅顽抗。经过几个回合的战斗,海盗渐渐地失去抵抗能力,伤亡极其惨重,纷纷举手投降,甚至连海盗头目吴平也被应嘉亲手擒获。应嘉对数百个被吴平蒙骗的俘虏,实行优待政策,对他们进行教育,让其改邪归正释放回家与亲人团聚。应嘉言正辞严地对吴平说:“你身为大明的臣民,理应多为百姓的安居乐业着想,岂可做伤天害理的海盗?今日被我所擒,你心服吗?”

吴平狡辩道:“初次与你交战,不知官兵实力,指挥失误被擒,内心怎肯服呢?”

应嘉理直气壮地说:“你既然不服,我放你回去,意下如何?”

吴平说:“感谢不杀之恩,待我重整旗鼓,来日决一胜负,如若再次擒我,方能口服心服。”

应嘉立即将吴平释放。事后,众位武官不解问道:“吴平乃广东的海盗之首,今日被将军所擒,海盗之禍宣告平定了,将军何故将他释放呢?”

应嘉含笑解释道:“我擒此人犹如囊中取物也。我们只有降服其心,海盗之禍才能彻底平定。倘若杀了吴平,还会有林平、李平继续作乱,后患无穷!”

在朝廷的正义之师强大的威力下,吴平纠集的海盗屡战屡败,屡败屡被擒,但吴平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言而无信,被擒后又说内心不服,要求释放再决雌雄。应嘉坐稳将军帐内神机妙算,运用谋略,软硬兼施,攻心为上,一方面在战斗中无情打击,一方面对吴平采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正面教育,耐心地等待他的良知觉醒,悔悟认罪。

吴平在第七次被擒时,面色苍白,态度诚恳地说:“傅将军真是神威,坚持以德服人。我吴平再也不敢反复无常了。乞望将军给我留下一条命,让我回家侍奉老母,至死不忘将军的恩德!”

应嘉采取攻心为上,贵在说理,广东海盗之禍彻底平定了。当地老百姓称应嘉为“傅恩公”。

应嘉凯旋归来,嘉靖皇帝龙心甚喜,亲自接见,笑着问道:“傅贤卿奉旨征剿海盗,可吴平人多势众,长住海滨,熟悉地形,深知水性,贤卿以何计破之?”

应嘉随即奏道:“臣出生晋江畔村庄,自幼学会游泳,非常熟悉水性。此次奉旨进剿,在海面上敢于与贼船对垒决战,王师的大船乘风破浪,勇猛冲杀,锐不可当,战无不胜!贼首吴平外强中干,招架不住,七次被擒。臣仿效诸葛亮‘七擒七纵’的计策,终于平定了海盗之祸。”

嘉靖皇帝听后,随即称赞:“傅贤卿计谋高深,胆识超群,在惊涛骇浪中如踏平地,并彻底除海盗祸患,真是名不虚传的‘傅蛟龙’也!”并下旨给应嘉封赏。

傅应嘉七擒吴平,以德服人。吴平果然守法,不再作乱。

悲壮一生

倭寇和海盗相继平定之后,明朝又出现升平盛世。戚继光和俞大猷先后被奸臣诬陷,傅应嘉也被当年偷荔枝的安溪知县,现任兵部主事报复,诬陷他受贿才放吴平一条生路。只因嘉靖皇帝对应嘉很宠信,阴谋才未得逞。

二年后,嘉靖皇帝驾崩。穆宗皇帝继位,亲理朝政,广开言路,惩治贪官,革除弊端。兵部主事再次诬陷应嘉收受吴平的重贿,才会七擒七纵让他免于一死。穆宗命朝臣议论,多位大臣认为事关重大,可先停职,进行核实,然后定案。皇帝准奏,一面下旨命应嘉罢职,一面派三学士为钦差大臣,千里迢迢从北京到泉州搜查核实。钦差在知府陪同下,来到新门外锦堂村傅应嘉的家里进行突击搜查取证。他们亲眼看到傅夫人和其儿女住的是低矮的房屋,穿着粗布衣服,吃着地瓜稀粥,大厅边放着收藏粮食的木桶和农具,日子过得极俭朴,没有什么贵重家具陈设,更搜不到任何赃物。钦差被应嘉忠心为国、勤俭治家的精神所感动,立即回京向皇上复命。穆宗闻奏后,对傅应嘉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品德更加敬佩,遂颁下圣旨恢复应嘉的原职。

   一个多月后,为应嘉复职的诏书抵达泉州府却被积压三日,而应嘉与二夫人及儿子还在金门驻地受监视。他一生光明磊落,受不了奸臣的诬陷,愤懑难堪,郁郁寡欢,仰天长叹:“大丈夫不能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今日却死于馋陷之手,真是不该!”说完遂含冤自尽,享年四十四岁。皇上闻讯,念其尽忠报国,劳苦功高,追封昭勇将军(正三品官衔),赐横棺竖葬,并优恤遗属。同时下诏:兵部主事诬害忠良,严惩不贷,抄家问斩,以戒后人;泉州知府严重失职,造成恶果,削职为民。

傅应嘉灵柩从金门运回故里,安葬在海上丝绸之路史迹九日山对面,金鸡南岸金山村的小山坡上。墓坐南朝北,一代抗倭爱国名将,安息在故里的热土上。

 

(录自《海上视师》)

 

 

 

 

 

 

  在明朝嘉靖年间,南安一都霞美锦堂,出了一个傅应嘉,他是泉州南少林的俗家弟子,抗倭民族英雄。明代的抗倭民族英雄,最著名的是泉州河市俞大猷,还有浙江的戚继光,人称“俞龙戚虎”,其实这句话并不完整,整句话应该是“俞龙戚虎傅蛟”,蛟就是蛟龙,傅蛟是傅应嘉。

傅应嘉出生在一户普通的农家,自幼聪明有力气,喜欢习文练武。父亲为了培养他,先送他入私塾读书,早晚自己练功夫。村里人都称赞说,这孩子能文能武,将来一定有出息。读书识字有私塾先生教,练武艺也得有人指点。傅父为让傅应嘉得到深造,在傅应嘉十六岁的时候,送他到泉州少林寺做俗家弟子,学南少林武功。经过三年的刻苦训练,傅应嘉脱颖而出,参加县试府试,中了武秀才,嘉靖三十一年(公元1552年),赴省参加乡试,高中武亚元。头名举人称解元,第二名称亚元。明代东南沿海倭患严重,朝廷正在用人之际,因才录用,授傅应嘉把总之职。把总是低级军官,相当于连级,上面有千总、守备、都司、游击、参将、副将、总兵、提督、都督。傅应嘉不嫌官小地位低,只要有保家卫国、建功立业的机会,他都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奋勇杀敌,屡立战功,逐渐成为一名抗倭名将。

倭寇乘船到处流窜,但浙江有戚继光、福建有俞大猷,倭寇不敢骚扰,就转入广东,烧杀掠抢,登陆盘踞,无所不为。广东告急,朝廷下旨令傅应嘉率兵入粤征剿。傅应嘉不但作战勇猛,而且熟读兵书,善于用兵,是一个将才。他带兵临敌,不贪功急切冒进,而是先选择离倭寇一里外的一个山头,驻扎下来。这样,明军抢占了制高点,居高临下,与敌营对峙,寻找战机歼敌。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孙子兵法,行之有效。傅应嘉为了摸清敌情,亲自到前沿观察,将地形地貌、敌营位置、岗哨布置,一一记录,绘制成军事地图。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也是孙子兵法。傅应嘉和敌人相持一段时间,并不主动出战,麻痹敌人,让倭寇误以为明军胆怯不敢打,从而放松警惕。直等到一天晚上,天气变化,星月无光,海风呼啸,正是月黑风高,傅应嘉挑选了两百名精壮善战士兵,每人配备一长一短两把刀,悄悄摸到倭寇的阵地,准备冲入敌营,进行突然袭击。傅应嘉胆大心细,下攻击令之前,在仔细察看敌情,发现敌营扩大,还加强了戒备,极有可能是倭寇有了增援。战场上瞬息万变,作为领兵的指挥官,只有把握战机,当机立断,才会克敌制胜。傅应嘉身边只有两百勇士,敌我双方力量过于悬殊,人们常说寡不敌众,双拳难敌四手,贸然而人,过于冒险,但若撤退,又舍不得放弃等待已久的良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傅应嘉传令士兵原地埋伏,不可轻举妄动,自己只身潜入敌营。

敌营岗哨林立,巡逻队往来穿梭,倭寇在营帐里放心酣睡,鼾声如雷。傅应嘉施展南少林功夫,轻如狸猫,快似猿猴,躲躲闪闪,来到敌营的中军帐,就是倭寇的指挥中心,无意中摸到一个大鼓,傅应嘉灵机一动,计从心来。他轻轻地抽出腰间短刀,把大鼓掀起,用刀在大鼔的底面划了一个十字,又轻轻把鼔放平,插好短刀,双手摸到鼓槌,把大鼓打得咚咚响。他一面使劲擂鼓,一面高声大喊:“冲啊!杀呀!”三更半夜,猛然间杀声震天,鼔声动地,早已吓坏了倭寇的哨兵巡逻兵,在营帐里的倭寇也一个个惊醒,都以为是明军偷营,杀进了中军帐!哨兵巡逻兵像无头苍蝇,乱叫乱窜,惊醒的倭寇睡眼惺忪,连衣服也顾不上穿,抄起倭刀慌忙冲出来,昏天黑地,见了人影就砍,一时倭寇营中不战自乱,自相残杀。傅应嘉呢?他早从大鼓下面钻进去,藏身在大鼓当中,稳稳当当坐山观虎斗,倭寇做梦也没想到,大鼓里有个傅蛟龙!

 

 傅应嘉孤身闯敌营,略施巧计,使倭寇“窝里斗”。埋伏在倭寇营外的两百名明军,听见敌营内战鼔声咚咚,傅大人喊杀声阵阵,明军士兵恐怕主将有失,立即拔出利刃,乘乱杀入营门。左冲右突,寻找傅应嘉,但是找来找去,不见人影。两百名明军以为傅大人已经牺牲,个个奋勇杀敌,要为傅应嘉报仇。倭寇营中已乱作一团,被明兵这支如狼似虎的生力军,冲得七零八落。黑暗之中,倭寇不知来了多少明军,争先恐后逃走,自相践踏,又死伤无数。傅应嘉从从容容从大鼓中钻出来,与两百名勇士汇合,追杀残敌。

天亮时,傅应嘉清点战场,缴获大批物资,大获全胜而归。俞大猷将傅应嘉奇袭倭寇的捷报上奏朝廷,为傅应嘉请功,嘉靖皇帝闻报龙颜大悦,破格封赐傅应嘉为建宁行都司。都司是比守备大,比游击小的正四品军官。傅应嘉擢升都司,统领四个卫所,每个卫所有五千多兵力,四个卫所共有两万多士兵归傅应嘉指挥。傅应嘉建立奇功,又担重任,他严格训练军队,随时准备再立新功。

嘉靖四十三年(公元1564年),广东沿海闹匪患,匪首吴平,手下海匪近万人,在广东的饶平、惠州、潮州一带活动,抢劫海上往来船只,还上岸骚扰,为害一方。官兵几次征剿,都不是吴平的对手,一败涂地,因此吴平气焰更加嚣张,活动更加猖獗。广东官府告急文书飞报朝廷,嘉靖皇帝传旨调傅应嘉率水师从福建开赴广东剿灭海盗吴平,并赐尚方宝剑一口,特许先斩后奏,便宜行事。

吴平哪是傅应嘉的对手,大军一到,虽然吴平负隅顽抗,但傅应嘉发动了强大攻势,海盗纷纷投降,最后连海盗头子也束手就擒。傅应嘉知道这些海盗,大部分是广东沿海的渔民,被吴平裹胁才下海为匪,因此经过教育,傅应嘉将主动投降和战场俘获的海盗一律释放,让他们回家去,安分守己,务渔务农。对匪首吴平,傅应嘉亲自审问,令他弃恶从善,改邪归正。但吴平顽劣成性,心不服口也不服。他对傅应嘉大言不惭,说他是一时大意轻敌,不然还不知是谁抓了谁!傅应嘉说:“既然你不服,那就放你回去,你敢再战不?”吴平说:“你若真放我回去,我重整旗鼓,与你决一胜负!你若再将我抓来,我才服你!”傅应嘉马上说:“好!我放了你,你走吧!”

吴平回去以后,果然纠集乌合之众,再与傅应嘉较量,结果又被傅应嘉生擒活捉。但是,吴平还是不肯低头认输,傅应嘉又再放他回去。吴平冥顽不化,是一块茅厕石头,又硬又臭,傅应嘉仿效三国诸葛亮七擒七纵孟获的故事,将吴平捉了又放,放了又捉,反复七次,吴平才心服口服,俯首帖耳,心甘情愿让傅应嘉治罪。傅应嘉却饶了匪首吴平,放他回祖家,奉养他年迈的老母亲。从此,匪患平息,海路畅通,广东百姓安居乐业,称傅应嘉为“傅恩公”。

傅应嘉班师,回朝复旨。傅应嘉将平定海匪的经过奏明皇上,说攻心为上,以德服人,匪患才能根除。嘉靖皇帝十分赏识,赞许傅应嘉智勇双全,率领水师威震海疆,真是名不虚传的傅蛟龙。过了几年,嘉靖皇帝驾崩,穆宗皇帝继位。有个兵部主事,认为时机来了,就上表诬告傅应嘉受了海盗吴平的贿赂,才七擒七纵,最后还不治罪,放他回乡。新君为了作出广开言路、革除弊端、惩治贪官的姿态,就将此事交大臣议论。这时俞大猷、戚继光已经不在朝中,因事关重大,有的大臣就主张傅应嘉先停职,待调查落实,然后定案。穆宗准奏,派三个学士为钦差大臣到泉州,在泉州知府的陪同下,出泉州城临漳门,来到霞美锦堂搜查傅应嘉住宅。

兵部主事为何要诬告傅应嘉?原来“瓮底焦菜有一茵(因)”。这个兵部主事曾经当过安溪知县,有一年夏天,他乘官轿从锦堂村经过,公差衙役“脚踏马屎傍官气”,随便采摘路边的荔枝给县太爷吃,自己也乘机大快朵颐。有个锦堂村的孩子阻止不了,便把一棵松树推倒,拦在路中不让官轿过去,还理直气壮地把他这个县太爷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使他这个七品县太爷脸红耳赤,无言以对,最后只得走出轿来,扮笑脸赔不是,那孩子才把松树一脚踢开。知县和公差衙役见这孩子天生神力,无不乍舌!县令临走问这孩子姓何名谁?孩子说他叫傅应嘉。知县说:“傅应嘉!你千斤力不值我四两命,今天的事情你我都得记住!”后来,傅应嘉长大成人,建功立业,安溪知县也升为兵部主事,改朝换皇帝之际,兵部主事才发难欲置傅应嘉于死地。

钦差前来搜查傅宅,看见傅夫人与小姐住的是老房屋,吃的是番薯粥,穿的是粗布衫,屋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傅应嘉真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钦差回京如实上奏,穆宗传旨傅应嘉官复原职。金殿圣旨传到泉州,得一个多月时间,泉州知府又压了三天。当时傅应嘉和他的二夫人、公子驻在金门,受到监视,悲愤交加,心气难平,一时想不通,含冤自尽,以死明志。傅应嘉英雄一世,死的时候才四十四岁,穆宗皇帝闻知,追封他为正三品的昭勇将军,把那个陷害忠良的兵部主事抄家问斩,把严重失职的泉州知府罢官。

傅应嘉的灵柩运回故里安葬,因含冤负屈而死,故用竖葬,墓堆特别高,坐南朝北,表示他忠君爱国,至死不渝。

(录自“泉州讲古”专集之《泉州南少林传奇》)

 

 

 

泉州俗语“善恶有报应”在民间中长期地流传着,与全国性俗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一脉相承。这句俗语来自一则动听而真实的故事。它奉劝世人要广结善缘,多做修心积德的好事,不做亏心害人的坏事。

明朝时,丰州锦堂村人抗倭英雄傅应嘉在战斗中建立奇功,世宗龙颜大悦,钦赐擢升建宁行都司,统领四个卫的兵力镇守福建沿海。傅应嘉忠君爱国,精通兵法,严谨治军,卓有成效。平常时,他对部属亲如兄弟,知人善任;训练时,他对将士严格要求,精益求精;作战时,他对全军纪律严正,赏罚分明。在当时堪称是一位年轻有为、智勇双全的杰出将领。

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盘踞在广东省的海盗头目吴平,乘倭乱平定不久、国力尚未完全恢复之机,使用收买和胁迫等手段,蒙骗近万名贫苦渔民充当帮凶,在饶平、惠州和潮州一带,大肆骚扰抢劫,杀人放火,闹得民不聊生。当地的官兵虽然也多次前往征剿,但皆吃败仗而归。海盗便变本加厉,更加肆无忌惮地猖狂活动,致使老百姓“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嘉靖皇帝连续接到广东官府送来的告急奏折,经过与诸位大臣商议后,特颁下圣旨命傅应嘉从福建带领水师立即开赴广东前线进剿吴平海盗,并赐尚方宝剑一把,准许他对违命者先斩后奏。傅应嘉接旨后,火速带水师往广东,认真听取当地官兵汇报敌情,详细观察沿海地形,了解海潮涨落情况,制定可行军事计划,然后发起猛烈进攻。

吴平纠集的海盗有近万人,仗着人多势众和熟悉环境等有利条件,对应嘉率领的水师进行顽强抵抗。经过几个回合的战斗,海盗渐渐失去抵抗能力,伤亡极其惨重,纷纷举手投降。应嘉采取“擒贼先擒王”的策略,紧追不舍,亲手擒获海盗头目吴平。应嘉对数百个被吴平蒙骗的俘虏实行优待政策,对他们进行教育,让其改邪归正并发给路费释放回家与亲人团聚。

应嘉义正词严地对吴平说:“你身为大明的臣民,理应多为百姓的安居乐业着想,岂可做伤天害理的海盗?今日被我所擒,你的内心服吗?”吴平狡辩道:“初次与你交战,不知官兵实力,指挥失误被擒,内心怎肯服呢?”应嘉理直气壮地说:“你既然不服,我放你回去,意下如何?”吴平说:“感谢不杀之恩,待我重整旗鼓,来日决一胜负,如若再次擒我,才心服口服。”应嘉立即将吴平释放。

事后,众位武官不解地问道:“吴平乃广东海盗之首,今日被将军所擒,海盗之禍宣告平定了。将军何故将他释放呢?”应嘉解释道:“我擒此人犹如囊中取物。我们只有降服其心,海盗之禍才能彻底平定。倘若杀了一个吴平,还会有林平、李平继续作乱,后患无穷!”

在朝廷的正义之师强大的威力下,吴平纠集的海盗屡战屡败。吴平每次被擒后,总说内心不服,要求释放他回去再决雌雄。直到第七次被擒时,吴平终于诚恳地说:“傅将军真是神威。我吴平再也不敢反复无常了。乞望将军给我留下一条命,让我回家侍奉老母,至死不忘将军的恩德!”应嘉采取攻心为上、贵在说理的妙策,终于奏效。从此以后,广东海盗彻底平定,当地老百姓感恩戴德地称应嘉为“傅恩公”。

应嘉凯旋归来,嘉靖皇帝龙心大悦,亲自接见,笑着问道:“傅贤卿奉旨征剿海盗,吴平人多势众,长住海滨,熟悉地形,深知水性,贤卿以何计破之?”

应嘉随即奏道:“臣出生在泉州水乡,自幼学会游泳,熟悉水性,所以此次奉旨进剿,敢于在海面上与贼船对垒决战。王师的大船乘风破浪,勇猛冲杀,锐不可当,战无不胜;贼首吴平外强中干,虚张声势,招架不住,七次被擒。臣仿效诸葛亮‘七擒七纵’的计策,攻心为上,终于平定了广东的海盗之禍。”

嘉靖皇帝听后,随即称赞:“傅贤卿计谋高深,胆识超群,在惊涛骇浪中如踏平地,并彻底根除海盗祸患,真是名不虚传的‘傅蛟龙’也!”并下旨给应嘉封赏。

俗语说:“国家战乱重武将,天下太平用文官。”由于倭寇和海盗相继平定,明朝又出现升平盛世。戚继光和俞大猷先后被奸臣诬陷,处境非常艰难。傅应嘉也被当年偷荔枝的安溪知县、现任兵部侍郎报复,诬陷他受贿才放吴平一条生路。只因嘉靖皇帝对应嘉很宠信,阴谋才未得逞。

两年后,嘉靖皇帝驾崩。穆宗皇帝即位,亲理朝政,广开言路,惩治贪官,革除弊端。这时,兵部侍郎再次诬陷应嘉收受吴平的重贿,才会七擒七纵让他免于一死。穆宗不听一面之词,命朝臣进行议论。多位大臣认为事关重大,可先停职,进行核实,然后定案,才不会冤枉好人。皇上准奏,一面下旨命应嘉就地免职,一面派三学士为钦差大臣,火速千里迢迢从北京到泉州搜查核实。

钦差在知府的陪同下,来到泉州新门外锦堂村傅应嘉的家里进行突击搜查取证。他们亲眼看到傅夫人及其儿女过着极其俭朴的生活,穿着粗布衣服,吃着地瓜稀饭,住着低矮民房,大厅边放着收藏粮食的木桶,还堆放着一些农具,没有什么贵重家具陈设,在房间里更搜不出任何赃物。钦差被应嘉忠心为国、勤俭治家的精神所感动,立即回京向皇上复命。穆宗闻奏后,对傅应嘉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的崇高品德更加敬佩,遂颁旨恢复应嘉的原职。

一个多月后,为应嘉复职的诏书抵达泉州府,却被无端地积压三日,而应嘉与二夫人及儿子还在金门驻地受监视。他一生光明磊落,受不了奸臣的诬陷,坐卧不安,心如火燎,对天哀叹:“大丈夫不能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今日却死于馋诌之手,真是不该!”说完,含冤自尽,享年四十四岁。

皇上闻知傅应嘉凶信,念其尽忠报国,劳苦功高,追封昭勇将军(正三品官衔),赐横棺竖葬。享受这等优待者的棺材运回乡时,沿途的官府、集镇的富商和乡里老大都要摆香案桌祭奠并送赙金(即金银钱),以示尊敬,并优恤遗属。同时下诏:兵部主事诬害忠良,严惩不贷,抄家问斩,以戒后人;泉州知府严重失职,造成恶果,削职为民,永不录用。事后,世人都说:“真是‘善恶有报应’也!”

傅应嘉的家属为了不加重沿途官府和百姓的负担,就将棺材从金门用木船运抵丰州金溪边起渡,安葬在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九日山对面、金溪南岸金山村的小山坡上。当地百姓时常虔诚地去烧香,祈求平安。傅应嘉抗倭寇与平海盗的英雄事迹,《福建省志》有记载。

此后,“善恶有报应”成为泉州俗语,连同这则故事广泛流传于闽粤金台和海外。

(录自《泉州俗语故事》)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公众微信 | 联系我们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