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圣贤堂 精英传 宗亲艺苑 联谊广场 亲情回放 寻宗之旅 宗谱宗祠 资讯广告
联谊广场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云南
四川
广东
广西
福建
浙江
江苏
安徽
河南
甘肃
陕西
山西
山东
辽宁
黑龙江
吉林
河北
江西
海南
台湾
新加坡
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
湖北
湖南
贵州
新疆
宁夏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傅氏文化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傅氏文化 >> 浏览文章
傅家文人的“正”能量
作者:张榕博 孟凡萧 日期:2014年02月19日 来源:齐鲁晚报2014年02月17日 浏览:

    去年,习近平总书记来山东考察时指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对历史文化特别是先人传承下来的道德规范,要坚持古为今用、推陈出新,有鉴别地加以对待,有扬弃地予以继承。

    山东文化名人辈出,与齐鲁文化底蕴深厚不无关系,而一个文化世家,往往是一个地域的文化高地,其家风为学引领和影响着当地的社会风气。

    我们推出“厚德山东·齐鲁世家”系列报道,每周一期,还原一个个声名远播的家族的故事,在丰富对历史的理解外,更希望给今天以启迪。

    首先出场的是聊城傅氏家族,自清朝兴科举夺得开国状元,聊城傅家先后近百人科举入仕,不仅无一贪腐,而且多勤勉建功立业,成为官宦家族的传奇。

    从读书、为人到做官,深入洞察这个三百年家族的文化谱系,傅家文人急公好义、刚正清廉的“正”能量仍待不断挖掘。

齐鲁晚报深度记者 张榕博

齐鲁晚报《今日聊城》记者 孟凡萧


“喜门”


    春节刚过,城南傅氏先茔的黄土上,鞭炮红纸留下厚厚的一层印迹。

    几天前,傅家的后人们先后来到傅氏先茔,拜“阁老”爷爷。

    在聊城古城,傅家族人曾聚居在古城北门东边的“相府”,毗邻东昌湖,沐浴了几百年黄河与运河交汇带来的南北文化气息。不过如今傅家在聊城的几百后人大都散居四处。此外,曾有一支闯关东未归,还有两支分别在台湾和美国定居。

    得知傅家宗族位列齐鲁文化世家,十几位年过70岁的傅家老人聚到一起,回顾忆往。可惜连生于解放前的傅家长者们都对曾经的辉煌没有了记忆。

    唯一能够唤起他们集体记忆的,就剩城南傅氏先茔等故物了。

    傅氏先茔在“破四旧”时被完全破坏。长者回忆,过去先茔只在族中出状元时,才会敞开大门,这茔门也有个别名:“喜门”。

    曾经的傅氏先茔宏大气派,喜门内的石牌坊石刻楹联一对,记载着祖先傅以渐的功绩:“赫赫阳功泽庇百年状元后,煌煌诰命同称三代宰相家”。

清朝顺治三年,傅以渐考取清王朝的首个科举状元,从一介布衣成为六品官员,此后又“累迁”、“擢升”多次,官至武英殿大学士、兵部尚书,授太子太保,加少保。由于是康熙皇帝的老师,遂被人称为“阁老”。

    傅以渐之后,傅家三百年间产生了进士、举人、贡生等不下百人,傅氏家族成了聊城当地的科举世家,科举入仕的读书价值取向渐渐成为家风。

    解放前,傅家祖宅上尚有当年康熙前来凭吊时留下的两块“相府”和“状元及第”的金字牌匾。

    不过,如今的聊城傅家已是昨日黄花。

    2013年,“文革”被毁的傅家先茔重启修缮,族人也共议重绘“傅阁老画像”。

    一位傅氏族人说,听说政府在古城改造中要重修“相府”,“虽然不能一时把过去的学风和家风寻回来,但等这些祖先的‘遗物’重新修起来,至少可将祖先勤学和政治宽厚的品行告诉后世。”


“不读书,以后怎么办?”

    400多年前,在聊城古运河边,37岁的老书生傅以渐回眸张望薄雾中的故乡,在这条李自成大军刚刚败退下的路上,他正逆行北上赶考。

    1609年,傅以渐出生于重视诗文的商贾家庭,少年时的他天资聪颖,勤奋好学,但在他科举小有成绩时,却赶上明末政治腐败、政权动荡。眼见入仕做官无望,很多书生都辍学,唯有傅以渐一直坚持读书,坚守家人冀望的读书登科之路。

    相传,李自成曾派大军围攻聊城,全城人心惶惶,但傅以渐仍在书院里不走。

    “贼子来了,还读书做什么?”有人提醒他。

     傅以渐回答:“如果天下有真正的天子出现,还是会用读书人的,我们不读书,今后怎么办呢?”

    当清朝第一次举行会试时,傅以渐得中贡士,再经殿试,考中状元,从此改变了自己,也悄然改写了家族近300年以务农和经商为生的历史。

    不过在清王朝建立之初,满汉矛盾持续紧张,宫廷争斗频发,傅以渐虽勤于政务,但自感前途凶险,最终引身告退,回到聊城。

    历史似有惊人巧合。二百多年后,值清朝末年,家道中落,朝代更迭时的危机感重现傅家。

    作为5岁进私塾,11岁便读完了十三经的小神童,傅以渐第七代孙傅斯年被家族寄予厚望。

    傅斯年一共三次离开家乡,第一次离乡时年仅12岁。他被曾经得到傅家资助的进士侯雪舫带到天津,求学天津府立第一中学。

    傅斯年在民国二年夏考入北京大学预科,接受西式教育后又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同学回忆他数门功课平均成绩接近95分,人称学校中的“现代状元”,颇受李大钊、陈独秀等人的赏识。

    不过傅斯年一点儿也不欣赏自己的状元祖先傅以渐,不齿于他投清“卖国”,但傅斯年对新时代“拥抱”之热烈,更甚于傅以渐。

    在北大,对于西学,特别是自然科学,傅斯年热情很高,后来还创办杂志《新潮》,成为新文化运动的一面旗手,还到欧洲深造。曾钟情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普朗克的量子论,但傅斯年却放弃了对学位的追求,留学没有拿到一张文凭。

    “读书究竟为什么?”留学不求名,做事不做官,在秉承了先祖朴实的学风之外,傅斯年曾在《同学录》中重新解读了先祖传下的读书观,“读书只是一种路径,一种手段,并不是目的地所在。

 

    傅斯年也并未谋求仕途,而是被聘任为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直到离开大陆。
    虽然毛泽东赋诗予他,暗示傅斯年重新考虑政治取向。但第一次选择拥抱新时代的傅斯年,第二次在新中国成立时却选择了退缩。
    这次,留学英国的侄儿傅乐焕对叔叔傅斯年倾向国民党表示失望。1949年,他不顾各方阻挠,毅然回国效力。遗憾的是,十年浩劫中,不堪屈辱的傅乐焕投陶然亭湖殉难,但他耿直和正派的学风被保留了下来。

傅氏学风的时代沉浮

    400年后的聊城已不复黄河改道前的辉煌,有学者也为傅家消逝的文脉而感伤。
    在古聊城,由于出了傅氏和邓氏两位“状元”,聊城的家家户户都颇为重视读书。
    “我祖母从小就教导我父亲读十三经,还有其他的史学典籍。”傅氏后人傅尚奎回忆说。
    有意思的是,在清代傅家近百位官宦当中,唯有家族第四支人才辈出,傅斯年就出自这支。 
    聊城市政协文史研究员高文广推测,古代家规都是长子长成,另立门户,而小子得以与父母一起居住,所受家族传统影响最多。
    “傅氏家族第四支近代一直居住在‘相府’,培养出小‘秀才’,就不足为奇了。”高文广说。
    不过,因科举而兴的傅家在清末民初科举制度终结以后,跟着衰落。即便如此,家族的教育积淀还是让傅家在当代出现了至少四位中国史专家,分别是傅斯年、辽金史学家傅乐焕、中西交通史专家傅乐淑以及傅乐成。
    受益于祖父和父亲两代知名读书人教导的傅斯年继承了家庭勤学的传统,在历史研究领域造诣颇深。而在北大和西南联大,傅乐成、傅乐焕和傅乐淑都受到叔叔傅斯年影响,日后也成为史学研究者,傅家这一支脉求学以用的新家风悄然形成。
    半个多世纪后,来自台湾的傅氏后人重回傅家先茔祭拜。傅尚奎得知,在台湾的傅家还有人继续从事历史研究,颇感欣慰。
    鼎盛时曾是聊城四大家族之首的傅家,如今仍有几位傅家老人喜欢诗文绘画。
    在聊城傅家后人中,作为聊城大学化学系教授的傅尚奎是傅家子弟中学识最高的人,不过他却没有秉承傅家读诗习文的传统,而是选择了理科。
    “我记得,以前祖母会教育父亲如何读书,但到了我父亲、母亲时,为了躲避批斗,父亲跑到了河北,母亲也无暇管我。”从小聪颖的傅尚奎笑着说,自己选择理科着实是受时代的影响,那时都讲“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不过,虽然“文革”期间,自己失去多个求学机会,但傅尚奎始终没放下勤学的家风。
    一位傅氏后人说,“虽然家里现在没出大官,但还是有些有出息的孩子。”而傅尚奎透露,东北的傅家后人有留美的经济学博士,“还有几个孩子考上了大学,据说都学得不错。

状元骑驴”的正能量
    尽管文脉暗淡,但敦厚圆实的傅家人在聊城仍有着不错的口碑:“仗义执言,乐善好施”。
    在家族内部,曾有傅家长者无钱下葬,族人便集资相助。在汶川和雅安地震中,远去东北闯荡的傅氏后人傅东坡还捐资上百万元赈灾。
    66岁的傅尚甲说,“文革”一场,让解放后成长起来的傅家后人们难得重温傅家祖宗的言行,但家风传了下来。
    “只知道祖上为人行善,高官不威,后人也这样秉持着,以至于聊城没有傅氏后人敢做蝇营狗苟的事,谁也不敢坏了祖先名声。”
    聊城大学运河文化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泉教授说,傅家在民国败落以后,在当地的影响力也日渐衰微。
    不过,“傅阁老”的故事还在当地流传。作为清朝高官,傅以渐一直以平民的生活作风修身,“食不重味,衣皆再浣,无异寒素”,与同朝显贵锦衣玉食、出行高头大马的生活完全不同。
    傅以渐平时骑驴行走,顺治皇帝偶然看到,大笑不止,遂赐画轴一卷,题诗一首,其中一句“状元归去驴如飞”成为佳话。
    而傅以渐教导族人与邻居礼让、和睦相处的“仁义胡同”的故事也在当地脍炙人口。如今,在聊城老城东关大街傅家祠堂旁,这条六尺宽的“仁义胡同”还悄然坐落。
    傅以渐的品行对后代产生了巨大影响。史料记载,傅家子弟科举做官,不仅个个政绩出众,而且个个为官清廉,秉公勤政,多人卒于任上。
    对于傅以渐留给子孙们的政治品德,早在他考取状元时的殿试答卷中便有显露:“正朝廷可正百官,正百官可正万民”。晚年,傅以渐认为“政就是正”,提出从朝廷、百官到万民,自上而下,都做到正。这种理念在当时不可谓不大胆。
    傅斯年同样秉承了刚正的政治品性,对腐败行为猛烈抨击,宋子文和孔祥熙先后被他从行政院长位置上赶下台,人们也送他“傅大炮”的绰号。
    在今天,“刺头”也时常被拿来形容傅家人的耿直和仗义。
   “我们都是有啥说啥,直来直去,看不惯的事情就会说一说,管一管!”傅家后人们笑着说。
    (聊城大学运河文化研究中心教授李泉、聊城大学教授范景华、聊城市政协文史研究员高文广对本文亦有贡献。)


 



部分在聊城的傅家后人与傅氏家族研究者合影


聊城傅斯年陈列馆


聊城老城东关大街傅家祠堂旁的仁义胡同


聊城傅氏先茔图



聊城傅氏先茔遗迹



 

世家春秋 
聊城傅氏家族大事表

顺治三年(1646) 傅以渐考中状元,任内翰林弘文院修撰。
顺治十二年(1655) 傅以渐任《圣训》总裁官,加“太子太保”,御赐“状元骑驴图”。
顺治十五年(1658) 傅以渐任会试主考官,加“少保”,任武英殿大学士兼后部尚书。
康熙三年(1664) 傅以渐病逝于家乡聊城。
康熙三十九年(1700) 傅以履任柳州府知府,次年任太平府知府。
康熙四十四年(1705) 傅圣揆儿考取拔贡,后任金溪、建安知县。
康熙五十三年(1714) 傅永祥中举,后任瑞金县知县、诸城县教谕。
雍正七年(1729) 傅廷珠举拔贡,后任遂宁县知县。
乾隆十七年(1725) 傅永綍考取举人,初任平阴县教谕,后任台州府同知。
乾隆三十年(1765) 傅兆林考取武举人,后任卫领运千总。
嘉庆十年(1805) 傅京辉考取进士,历任萧县、巴县知县。
嘉庆十三年(1808) 傅文彬为钦赐举人,钦赐国子监学正。
嘉庆十八年(1813) 傅绳勋考取进士,任翰林院庶吉士,后任任江西巡抚、江苏巡抚等职。
道光二十四年(1844) 傅浚考中进士,后任吏部主事。
咸丰三年(1853) 傅斯怿中举。
同治元年(1862) 傅潽考中举人,任右翼宗学汉教习。
同治二年(1863) 清军收复嘉善,傅斯怿组织战后事务。
光绪九年(1883) 傅斯怿代理湖州知府,后赴天津总办海运。
光绪十二年(1886) 傅斯怿代理杭州知府,不久,卒于任所。
光绪二十年(1894) 傅旭安考中举人,任东平龙山书院山长。
光绪二十二年(1896) 傅斯年出生。
摘自《聊城傅氏家族文化研究》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公众微信 | 联系我们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