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宗亲动态 傅氏文化 360精英 宗亲艺苑 传奇故事 亲情回放 文商溯源 傅氏宗谱 联系我们
热点推荐
傅彦生受邀出席京台养
光明日报记者付小悦:延
傅政华在湖北调研时强
厦门“00后”傅梵涛勇
傅逸尘编著《“新生代
傅园慧回到梦开始的地
傅首尔对话李筱懿:我不
《湖北傅氏通谱》被中
傅政华: 重新组建司法
傅兴国:新时代公务员管
 
联系我们
中华傅氏文商网
电话:18118560276
QQ:418372660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宗亲艺苑 您当前位置:中华傅氏文商网 >> 宗亲艺苑 >> 浏览文章
傅合远:书法艺术是汉字的诗意表达
作者:刘梅婷 日期:2014年10月20日 来源:鲁网 浏览:

      

                                    傅合远在练习书法

   

                                              二十四品之悲慨

  鲁网10月20日讯(记者 刘梅婷)如果要在国内学术界找到书法艺术的理论专家,不仅是一件困难的事,而且真正的研究者也是寥若晨星。在这为数不多的学者中,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山东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所长、山东大学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傅合远当是其中的佼佼者——不仅因为他是书法艺术的理论家,更是其践行者。

  牛棚里的练习

  “若说起来,我也是出身书香世家。我父亲、祖父的书法都很好。”采访一开始,傅合远开门见山地说。少时生长在齐河的傅合远,甫一上学便有了书法课。由于家学的耳濡目染,傅合远在书法上的造诣始终要比同班同学高不少。“书法课的老师批改我们的作业时,对于某个字的某部分写得好的,就画上一个红圈表示肯定,如果整个字写得好,那就画一个大圈把字包起来。所以每次拿到批改的作业,我和同学们总是数谁得的红圈多,而我总是会更多一些。”傅合远说着,显得有些自豪。

  字写得好,老师表扬,父亲和祖父也很高兴,这给年少的傅合远以莫大的鼓励。“那个时候也没见过什么碑帖,就觉得我父亲、祖父以及书法课的王老师挺好,就模仿他们的字。大人越是夸,我越是努力地写。”傅合远说。

  为了获得表扬,傅合远得空就苦练书法,即便天寒地冻也不间断。“那时候没有暖气,农村的冬天特别冷,我的手冻得肿起来和小馒头似的,墨都结了冰。”傅合远说。为了练习书法,年幼的傅合远拿着文具,来到生产队的牛棚里继续写。“牛棚里都是牛、驴、骡子这些大牲口,它们呼出的气很暖和,牛棚也比我家里温度高一些。至少笔墨不结冰了。”

  刻苦练习的结果是,还上小学的傅合远就已经担负起为整村乡亲写过年时的春联的重任。“那时候我才8、9岁的样子。”傅合远回忆道,“其实也不是专门送来让我写春联,更多地是让我父亲写,但他总是会鼓励我,让我多写点儿。”

  从6岁上小学开始到如今,傅合远联系书法已经超过了半个世纪,当日本友人听说之后,无不惊诧异常。

  往来皆鸿儒

  上初中之后,书法课没了。一直到高中开始写大字报之前,傅合远也没有正式拜过老师,临的最多的帖还是柳体。作为工农兵学员进入山东大学学习之后,傅合远的书法自觉性才进入了提高的阶段。“当时我上的是山大的写作专业,也就是中文专业。我的老师中有很多知名教授,比如蒋维崧先生等,他们都是一流的专家学者,同时也是书法大家。”傅合远说。


  毕业留校之后,傅合远被安排在了研究生处工作。“我的同时前辈中也有不少山东的书法名家,这给了我很多学习提高的机会。”傅合远说,从那时开始,他遍临众多名家名帖。“我从楷书学起,柳公权、赵孟頫、颜真卿和王羲之的我都临过,有的名帖我临过的次数都能超过百遍。但写得越多我越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写大字,而不是小楷之类的。”

  谈起与蒋维崧先生的忘年之交,傅合远感叹其艺术造诣与人品都非常的好。“蒋先生的字写得非常好,但他几乎从不卖自己的字,他就是喜欢书法艺术。直到先生去世之前,他还在琢磨最近写了什么新帖,又有了什么样的心得与变化,这不正说明了他是真正地在探讨艺术吗?”傅合远说。

  由于这么多前辈高人的熏陶,加上工农兵学员身份的天然不足,傅合远在山大留校后不久便选择考取研究生,拜在我国和谐美学奠基人周来祥先生门下。“我考美学专业,首先就是想弄懂书法的美是什么。后来我才知道,国内研究书法理论的人还真不多。”傅合远说。后来,傅合远的硕士毕业论文《宋代书法美学思想的“尚意”特征》被多家学术期刊、甚至《新华文摘》进行了转载,他由此而声名鹊起。

  《二十四诗品》

  在傅合远看来,书法不是一种单纯的技术性的东西。他说:“书法的本质不是写字,而是用书法这种本体,创造一种美的形式。而这种形式,也是必须有精神的力量贯穿在里面的。”但可惜的是,很少有人像傅合远一样去认识书法。“所以现在的书法很繁荣,却很少有大家风范的东西,症结就在这里,而不是他们不用功和勤奋。”傅合远说。

  就拿傅合远得意的《二十四诗品》书法来说,他就下了一番很大的功夫。“我是搞文艺理论的,而《二十四诗品》是探讨诗歌理论的,所以我也经常看。有一天我就觉得,能不能把诗品用书法的形式写下来?”傅合远说。说干就干,他找来24张纸,用了半天时间,把这24种‘诗品’的原文全部写了一遍,只感觉“畅快淋漓”。“写完之后,我看着写得有些字还是不错的。但是24张纸连起来看,我就觉得不满了——因为每一幅看起来都大同小异,完全没有出书法的创作技巧。而这不是艺术创作的本质化的东西,我觉得这不应该。”傅合远说。

  《二十四诗品》有人说是24种风格,但傅合远认为,书中说的应该是24种审美趋向、表现境界。想到此,傅合远试探着根据这些“品”的审美趋向不同而去创作。第一次写得《二十四诗品》于是就放下了。

  等到再次创作,傅合远写了整整3个月。“你比如书中提到的旷达、雄浑、超诣,这些审美情趣比较相近,写的话就会有点难区别。有时候觉得理解到位了,但是写出来的结果自己却并不满意。所以,这样一来,有的我可能一个月都写不出来;但灵感来了,也可能一挥而就。”傅合远说。

  像极古人并非褒扬

  “虽然我个人最熟练的是楷书,但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更愿意拿出我的行书作品来向人展示。因为我觉得写楷书就是一个练习书法的过程。”傅合远告诉记者。

  傅合远的行书是从“二王”处学来的,相比较《兰亭集序》,他更愿意临《圣教序》,“因为号称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字写得太自然,太神气,你的气息达不到,学起来非常难。必须有了比较好的功底之后才可以学。”

  书法是个大系统,虽然“二王”如高山仰止,但并非只有他们。“不能老学二王,像米芾、黄庭坚我学得时间比较长。”傅合远说,“虽然每一种字体不一样,但其实都是属于书法这个大家族中的,它们是相通的。学行书不兼隶,就不够丰厚;学楷书不兼草,则过于呆板。我的书法道路一定是兼通的,一定要学了草书,我才能从汉字的变化中发现它的机制。在各个字体于我心中打通之后,我会根据自己的学养、审美、境界,写出自己的风格,那种风格是即能接受传统,又不拘泥传统的东西。”

  作为一名艺术家,傅合远认为他永远不会想重复自己、重复古人。“当我创作一幅书法作品后,人家一看说这就是哪位古人的字,实在太像了——这不一定是褒扬,很可能是批评。”傅合远说。

  谈起书法的本质,傅合远说:“书法艺术是汉字的诗意表达,它不是文字的附庸。而书法之所以成熟,成为一种艺术样式,就在于它的表现形式,它有自己独特的表现力。你比如同样是王羲之的字,《兰亭集序》写得时候,他和朋友们一起唱和喝酒,多开心,写出来的字肯定跟《丧乱帖》中的表达出内心撕裂的情感的字是不一样的。而若这么说来,《丧乱帖》的情感表现力其实应在《兰亭集序》之上。”


 
分享到: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社会公益 | 宗亲动态 | 360精英 | 文商溯源 | 亲情回放 | 联系我们 | 公众微信

中国商都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 © www.fsf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4002915号 中华傅氏文商网 版权所有
中华傅氏文商网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中华傅氏文商网络中心
电话:18118560276 邮箱:zhfswsw@163.com 网址:www.fswsw.com 主编: 傅恒华
  QQ群141242585傅圣后裔全球联谊群 QQ41837266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X关闭
X关闭